楚俊宝带着村里的孩子朝沈如月走来,人手提着一个篮子,篮子里满满的金樱子,新鲜饱满。

“如月姐姐,我们又来送金樱子了。”

沈如月站在老宅门口,等孩子们把金樱子提过来,“你们稍等一下,我去拿称。”

“好。”

沈如月一手拿称,一手拿着一个竹筐走出来,“我马上给你们称。”

楚俊宝把篮子递给沈如月,然后带着几分期待问道,“如月姐姐,金樱子已经被我们摘完了,你还收其他果子吗?”

沈如月边称边回答,“葡萄,杨梅,拐枣,苹果,梨都要,你们能摘到吗?”

大家遗憾起来,这些都不是野果子,拐枣倒是,但是长在山里的树上,他们摘不到。

安静中,楚俊宝忽然激动道,“我外祖家有很多葡萄,如月姐姐,你真要葡萄吗?我去摘回来给你吧?”

葡萄才收到五百斤,还差五百,“你外祖家有多少?”

楚俊宝手臂张开,做了一个夸张的姿势,“他们家屋后全种的葡萄,一串串又大又红又甜,你一定看得上。”

“你外祖家远不远?”沈如月思考了一下,“你去问问你外祖,葡萄卖不卖,要卖的话,我去看看。”

尽快把葡萄收齐,再等久一点,葡萄上水,就不好吃了。

楚俊宝巴不得立马把葡萄卖给沈如月,一抹额头上的汗水,“我一会儿就去。”

沈如月笑道,“那麻烦你跑一趟啦。”

楚俊宝摆摆手,“我乐意,不麻烦。”

沈如月把孩子们的金樱子一一称了,总共十斤,一共五十文,按照斤数,她把铜板一一分给大家,然后把金樱子倒入竹筐里,拿去放到地窖。

地窖的气温比外面低很多,有点儿初冬的感觉,沈如月进入这里,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楚俊宝把钱拿回家放到存钱罐儿里,然后急吼吼地跑去了隔壁村他外祖家。

从地窖出来,沈如月刚把账记下,徐松年和徐文琳一人担着一个小担子又走了过来。

徐松年的小担子装满了金樱子,徐文琳装了一半,她年纪小很多,担不动那么多。

两人放下小担子,看着沈如月,甜甜地喊,“大表嫂。”

沈如月给了俩孩子一个美美的笑容,“乖,今天收这么多啊?”

徐松年开心道,“嗯,我们发动了隔壁村的孩子一起去摘金樱子,大家很努力,就摘这么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