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伙子!你可得学着点哦!”

不知有意还是无意的。

当这个红毛邪师窦红建瞥见叶飞豪不屑的目光时,顿时就来了这么一句。

叶飞豪却懒得管他!

毕竟,像这样表面装得人模狗样的,其内质却是如此恶毒之人,叶飞豪对他除了恨,还是恨。

然而,窦红建却很是一本正经的样子,按在妖娆女人狄舒娜身上的双掌,暗暗无耻地摩擦了几下后,竟然就是猛地施展医武功力了。

按理说,这样以医武功力查探病源的方式,刚才叶飞豪已经用过!

如果能够管用的话,那至少也能查探一些的。

可刚才叶飞豪已经很努力尝试了,竟然一点儿作用也没有。

如此看来,这个红毛邪师窦红建,恐怕也是不会有什么收获的!

就连司徒凤也都看出点问题,正要上前去,跟这头畜生说一声的。

不过,也真是很为难她!昨晚她还要把这头畜生击杀死的,可随着身份的一旦改变和公开化,司徒凤尽管再不乐意,也断然不敢去跟这个市局派来的专家团主导发生什么冲突的。

然而,窦红建却淫邪一笑,边施展着功力,边瞥眼投向司徒凤,看看她到底想干什么?

毕竟,就算她还记得昨晚他们之间的打斗!

但现在,他压根儿不怕她敢有什么异动的。

“怎么,司徒老板,想自己来查探一番吗?”

窦红建冷冷地问了一句。

他昨晚还不知道她的身份,可没想到,她竟然就是碧武园和这小区医院的老板,更是一脸的敌视。

而此言一出,立即就引起好几个专家团医生的嘀咕:

“窦老,你就专心查探病源吧!要是他们能够做得到,也不用我们这么辛苦过来啊!”

“就是嘛!咱们可是代表市局来的,不要因为他们的态度,影响我们的效率呀。”

他们大概是窦红建的人,或者说早已看出叶飞豪和司徒凤,对他窦红建都不那么友好,因此不免发起了牢骚。

司徒凤却不为所动道:“如果你按照这种方式的话,那恐怕也很难有突破的!”

“毕竟,我们同事刚才已经试过了!即便医武功力不如你,但……”

“但什么?”窦红建似乎很不高兴似的,立即反驳道,“你们不行,不代表我不行!”

“看!我已经查探到病源了!”

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