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来给它写下来,等我出了书,一定销量火爆,哈哈哈哈哈哈。

友友已经在幻想自己成为热门作家的日子了,果然自己搞事业比较香!

过了几日友友带着老爹准备的厚礼去侯府采访,因为要请老太君为自己加笄,所以就没有叫柳妍华一起。

友友今日着一袭淡粉色拖地烟笼百水裙,内衬白色锦缎裹胸,袖口绣着精致的暗纹兰花,裙摆一层淡薄如清雾笼泻绢纱,腰系一条玉白腰带,身段窈窕,气若幽兰,颈前静静躺着一根红宝石项链,平添一丝俏皮。

余太君看见友友莲步款款地走来,喜出望外。

“几日不见,友友更水灵了。”

“您就会打趣我,这几日在家待的我都快发霉了,好不容易能出来了,我第一个就来看您来了。”

珍珠笑盈盈地奉上府上刚买的碧螺春,打心眼儿里喜欢这位小姐。

“对了,珍珠姐姐,这是你的衣服,我洗干净给你带来了,再次感谢。”说完还像珍珠眨眨眼。

“哎呦,小姐您折煞奴婢了,就一件衣服,还劳烦您特意送来。”珍珠惶恐又惊喜的接过衣服。

“行啦,珍珠你留着穿吧,以后给这个小妮子多上几次好茶。”

两人哈哈大笑,余太君已经暗暗将友友当未来的孙媳妇了,所以也不跟她客套。珍珠这下是真的感动了,自己很喜欢这套衣服,所以一直留着不舍得穿,没想到友友居然还惦记着。

“对了,太君,今日小女有一事相求。”

余太君见友友郑重的给自己行了一个大礼,又叫人带上各种宝物,心里好奇了起来。

“太君,这是家父特意命小女为您带的礼物,若不是因为我们两家的身份,他便亲自前来了。因家中并无德高望重的长辈,故家父想请您为小女加笄。”说完又作了一个揖。

“哈哈哈哈,我都忘了,友友你要及笄了,太好了!去,到时候一定去给你当赞者,让你风风光光的,哈哈哈哈哈,太好了,太好了!”余太君拉着友友的手拍了又拍。

友友万分感谢之余,心里疑惑,怎么我及笄,余太君这么高兴?真不愧是我的忘年交!

沐瑶这几日也没有出自己院子,公主邀她去宫中玩耍,都被她称病拒绝了。因为她无意中发现一个秘方,一种无色无味又能吸引人,事后毫不露痕迹的药。

司马昱送的银子终于派上了用场,这个方子由于日子久了,有两味药看不清楚了。沐瑶试了很久,快把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