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我送你回去吧。”楚洵说完一把将友友抱起来。

友友惊讶的望着楚洵,楚洵一脸正气:“你脚扭了,不方便走路。”

“哦哦。”友友心想,果然自己想多了,讪讪的点了点头。

我们楚大侯爷面不改色心不跳地抱着美人,每一步都小心翼翼的,就像抱着一个名贵的瓷器,不敢用力也不敢懈怠。但只有他自己知道,心中的小鹿已经跑了十万八千里,面上还要装作云淡风轻的样子,楚洵你功力见长啊!

相对于楚洵的“淡定”,友友心里也是翻江倒海。这是第几次抱啦!为什么你是我二哥的朋友,帅哥都与我无缘吗呜呜呜。

为什么每次下雨我都能这么狼狈,偏偏还要被楚洵看到!

楚洵的怀抱宽阔又温暖,在凄风冷雨的夏夜,友友感到一丝安心,本就是被尿憋醒的,晃晃悠悠的竟然又睡了过去。

楚洵低头看怀里的小人儿,居然丝毫没有防备的睡着了,不知该哭还是该笑。送友友回房后,楚洵没有离开,坐在床边握着她的手,看着她的睡颜,楚洵忍不住笑了笑。

我说陈友友,好歹你也是个大家闺秀,睡姿能不能再丑一些,睡的四仰八叉的,还朱唇微启,在那吧唧啥呢,白天的莲藕宴还没吃够啊!要是友友知道自己这副样子被楚洵瞧了去,肯定扇自己两个大嘴巴子。

不知是夜色太醉人,还是白日太过劳累,楚洵竟也躺在旁边睡着了。

翌日,友友觉得这一觉睡的又香又甜又安心。

“陈姑娘,您起床了吗,太君唤您用早膳啦!我进来伺候您洗漱了。”珍珠敲敲门,见门没锁,以为友友已经起床了,便推门进来了。

友友听到珍珠唤自己,刚想起来,发现自己枕边居然躺了一个人,一脚把他踹了下去。

楚洵夜里被友友折腾的够呛,本想眯一会就走,结果这个小妮子一直踢被子,害怕她着凉,不断给她盖被子,折腾到天快亮才睡过去。还没睡沉就被这个小白眼狼一脚踹了下来,楚洵的脸比锅底还黑。

“少爷,您……”珍珠进来就看到友友卧在床上,自家少爷坐在地上,话还没说完就听见:“滚!”许是自己坏了少爷的好事,珍珠头也不回的找余太君报喜去了。

“呃,对不起啊楚大哥,我不知道是你你怎么会躺在我床上?”友友又愧疚又有点生气的质问楚洵。

“你个没良心的小白眼狼,昨晚我好心送你回来,结果你躺在我怀里睡着了不说,还拉着我不让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