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谢余太君!”

经过这一番折腾,二人也忘记了刚才被听墙角的事儿。

“二位怎么称呼?”

“陈友友。”

“柳妍华。”

余太君看两个小姑娘大方又不失礼貌,心里很是喜欢。

“友友妍华随老婆子去院子里喝完姜汤吧。”

无相寺有为权贵们准备小院儿,但是数量不多,而且要提前预定。友友二人是临时起意,所以自然只能歇在厢房,但现在陈友友落水,就不好去厢房歇息了,而且也不好意思要小和尚带路。

珍珠是一直跟随余太君的贴身婢女,年纪比楚洵稍长,自小跟在老太君身边,颇为衷心。现在看老太君的意思,对这位陈友友姑娘很是满意。

在珍珠的带领下,三人不一会就到了歇息的院子。看这院子的大小,友友二人猜测这位老太君地位肯定不低。

“陈小姐,您要是不嫌弃先穿奴婢的衣服吧,您的衣服烘干了再换上。”珍珠给陈友友拿了一件新衣服送过来。

“当然不嫌弃,谢谢珍珠姐姐。”陈友友也不拿乔,进里屋换上珍珠的衣服。

珍珠心想:这位小姐真特别,不似别家小姐瞧不起人,还管我叫姐姐,真是一位妙人。

陈友友换好衣服出来,这三人都看傻眼了,怎么有人穿着丫鬟的衣服却还这么美。

“友友真好看。”

“那就多谢余太君夸奖啦。”友友学着丫鬟作了一个揖。

“你这丫头,哈哈哈哈哈哈。”余太君越发喜欢这个小姑娘了。

“这无相寺的莲藕宴清淡又鲜美,夏日吃起来很是爽口,你们两个小丫头有没有兴趣陪我老婆子吃顿晚饭呀?”

“求之不得呢,老太君,刚我和友友还说要尝一下这里的莲藕宴呢!”

“那我们两个今日可有口福啦!”

三人说说笑笑就坐到了餐桌上,余太君有心和两个姑娘攀谈,就没管什么什么食不言寝不语。奇怪的是,明明才认识的三个人,像是亲祖孙似的,交谈甚欢。

友友更是觉得幸运,结交了柳妍华不说,和余太君相处起来像是忘年交一样,丝毫没有压力。

乌云趁三人不注意,很快集结在了无相寺上空,随行的电闪雷鸣也预示着今晚的雨来势汹汹。三人正说着,雨滴便迫不及待的逃进荷花池中,雷电在后面追赶着,雨滴便逃的愈发的快了。

“哎呀,这雨也太大了,今晚怎么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