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看够了歌舞,纷纷赞成,光看节目有什么意思,自己玩才有乐子。

“既然是我提议的,那便我来击鼓吧。”郭凝惠拿起鼓棒,将绢花传给身旁的世家女子,转过去就开始击鼓。

绢花第一个居然传到柳妍华手里。

郭凝惠也没有为难柳妍华,让她以满院荷花为题作诗一首。

作诗的人便是下一个击鼓的人,击鼓完毕可以出题,也可延续上一人主题。

就这样传了五个人,五位小姐均以荷花为题作诗,毕竟今日是荷花宴,作诗之后,更精彩的是众人的品评。

各个贵女都请的大儒上门授课,作出来的诗不至于太难听,不过能力有限,优秀的诗人屈指可数。

到了吏部尚书之女孙茗香击鼓,绢花恰好落在了沐瑶手里。

孙茗香和柳妍华关系一向不错,自然看不上沐瑶的小家子气。

“荷花大家都咏透了,沐小姐便以盘中花生为题,吟诗一首吧。”

孙茗香说罢,周围小姐皆掩面偷笑。你穿的像个白莲花,那偏不让你吟荷花,给你个花生,看你能说出个什么花来。

沐瑶起身,脸上并不见难色,站起身来,莲步款款走到案前,拿起一颗花生,张口便来:

“三月始播土,

冥然何怨尤。

四月叶交覆,

饮露绿阴稠。

粒粒珠玉润,

堪解众人忧。”

吟诵完毕,将手中花生放入口里,动作一气呵成,带着一丝潇洒。

女主果然是女主,给的绊脚石皆成垫脚石。

“好诗!”

二皇子携众人出现在院中,引起一片骚动。

二皇子轩辕澈像沐瑶投去赞许的眼神,沐瑶各种行礼之后,娇羞的回到座位。

陈莫白走到陈友友身边,一一像她介绍。

二皇子轩辕澈,定远侯楚洵,兵部尚书公子司马昱,京城四少宁致远,封景,商博言,白清润等等,几乎京城有权势的公子哥都来了。

“二哥,你搞什么鬼啊,我只是办一个小小的荷花宴,你干嘛叫这么多人啊,真想办个相亲大会不成!”

“小妹你不知道,我本来只想叫楚洵那厮,谁知在他府前遇到这么多人,二皇子是半路出现的,我想叫一个也是叫,一群更热闹,干脆都请来了。”

陈莫白说完还露出一个阳光虎牙笑,让人想气都气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