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儿,有你真好,什么都不用我操心。”

“这都是奴婢份内的事。”

陈友友以前自己独立惯了,现在事事都有人为自己操劳,这种感觉不要太爽!

啊!想起来了!

今天坐马车遇到的那个大帅哥,是定远侯吧。原书里,作者交代国家背景的时候提到过,定远侯三代为国出征,到了楚洵这里,大越国地位稳固在前。但是原书中,并没有楚洵的戏份啊,难道是我还没看到有他的戏份?

“祖母,您怎么在这等我,快回府,别晒着了。”楚洵的祖母余太君思念孙儿,知道他要回来,炎炎夏日,在定远侯府大门口等着。

“好好好,快和祖母一起回去!”

看着余太君殷切的眼神,楚洵身上的怒火也降了三分。

自古无情是帝王,古人诚不欺我!

击退胡人,稳定边疆,这次又让大越国最大的对头梁国俯首称臣,没有楚洵,这万万是想都不敢想的。

早在几年前皇帝就已经封了许多赏赐给定远侯府,再赏恐怕就要把皇位让出去了。

又不能把人砍了,那就派个皇家人去盯着楚洵。打着监视的目的,皇帝照例论功行赏后,和楚洵提了一下让他当驸马。

楚洵心里一冷,面不改色的拒绝了所有封赏,换了一个自己选妻子的机会。

余太君听完后,心疼的拍了拍楚洵的手。

“我楚家三代忠君为国,你祖父和父亲更是为国捐躯,伴君如伴虎,洵儿,如今你回了京城,我也不用担心你在战场上有个好歹。你都老大不小了,还没个妻儿,虽说不能娶公主,但你也要尽快完婚呐,我老婆子也不知道能不能活到抱曾孙的那一天啊!”

“祖母放心,孙儿在朝堂定会小心。”

余太君一听,得,在这跟我避重就轻,罢了,刚从外面回来,先放过你小子。

和祖母寒暄完成,楚洵便回墨园休息。

“我说你小子也太不够意思了,我连自己家都没回,陪你从战场上回来,你连口茶都不让人给我倒。”

看着面前咋咋唬唬的小子,楚洵毫不客气的释放出老子不爽,别来惹我的冷气。

“得得得,师傅让我给你的药我留下了,爷不伺候了。”陈莫白逃似的离开了墨园。

陈莫白,正是陈友友的二哥,不满陈辅之送他去国子监,十三岁找了个随师远游的理由从家中逃出去。他师傅正是当今医绝圣手古芔,沐瑶正是他的小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