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八要想攻击玉柱,其实,也挺不容易的。

这是因为,玉柱的身份合适、立场合适,表现也很合适。

玉柱本是佟家的外室子,蒙康熙的亲自提拔,才登上了今日之高位。

不客气的说,没有康熙的格外青睐,玉柱就算是再会读书,只怕还沉沦于六、七品的下僚之中。

更重要的是,玉柱不仅忠诚,而且低调,还送了大把柄给康熙捏着。

不夸张的说,如果舍弃了玉柱,康熙又上哪里去找这么好用的孤臣?

但是,难,不代表完全没有机会。

巴奇纳管辖下的营造司,积弊甚多,蛀虫无数。老八随便挑个由头,就可以让巴奇纳吃不了兜着走。

生死关头,难保巴奇纳不会配合老八,拖了玉柱下水。

岂有防贼千日的道理?

过了几日,玉柱进乾清宫轮值御前,康熙照例召他进了寝宫。

极其私密的空间之下,玉柱也就不那么拘束了,行礼后,径直坐到了龙榻前的脚踏板上。

这是梁九功和魏珠,常坐的位置。

“体和殿重修一事,你怎么看?”康熙信口问玉柱。

玉柱拱了拱手,说:“当着老爷子您的面,我就直接说了吧,造价太高了。但是呢,值此非常时期,内务府又不能乱,我就没怎么吱声。”

这是玉柱在康熙跟前的一贯做法,说难听话的时候,一定要扯起顾全大局的虎皮大旗。

康熙点点头,可不是么。过了年,就要二废太子了,他也被迫重新起用了老八。

一个老辣的政客,肯定不会在同一时间,收拾所有的对手。

康熙的做法,就属于是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甚至拉了老八,一起收拾太子。

等收拾了太子之后,回头再来收拾老八,也不迟嘛。

“嗯,区区一殿一门小半座翊坤宫,一百五十万两的造价,这是打量着,我老糊涂了?”康熙的年纪越大,越怕说老,这可是天大的忌讳。

玉柱品出话风不对,赶紧涎着脸说:“我听说,您一夜要翻三次牌子?”

康熙一听,得意的一笑,说:“有几个又怀上了龙种。”

男人嘛,越老,越怕说他那方面不行了。

玉柱的投其所好,恰好挠到了康熙的痒处,顺势避过了皇帝已老的敏感话题。

“你怎么样?”康熙不怀好意的问玉柱。

玉柱很诚实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