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去救妈妈……!”冬冬着急地拉着慕楚钦的手,想要往外走,

“什么妈妈?”慕楚钦目光一沉。

在冬冬还没懂事之前,就有不少的女人趁着孩子还没记事,通过说自己是妈妈骗孩子的亲近。

不过,这些不知好歹,胆大包天女人后面都被他喝退。

冬冬仰头,眼睛里满是急切:“就是妈妈,和墙上全家福的妈妈长得一模一样,妈妈说她叫悦明溪!快走!妈妈还等着我们去救她!”

说着,小小的手拽住慕楚钦的衣角,往门那里拉。

慕楚钦顺着冬冬的动作往前一动。

他在冰天雪地里走得太久,像个时间旅人,此时,冬冬的话就像一簇篝火,捧上他的心头。

把他强行带回了四月的人间芳菲。

慕楚钦看着儿子坚定的目光,蹲下身子,宽大的手掌按住孩子瘦弱的肩膀,一字一句顿道:“你还记得你来时的路吗?”

“记得!”

“好!”慕楚钦起身,对门框那儿还立着震惊不动的姜昀晟道:“立马加派人手,我抱着冬冬坐在前面,孩子说走哪儿,你就去哪儿。”

姜昀晟猛然抬头,直视慕楚钦眼睛蓦然迸发出的希望,如此强烈。

“好。”喉咙也莫名跟着更咽。

虽然不知道小少爷说的真与否,但希望是需要自己亲自去验证得了。

慕楚钦做事从来没有这么利落果断,也从来没有这么着急过。

姜昀晟开车载着慕楚钦和冬冬行驶在前带路,后面乌拉乌拉一连串的警车。

再后面才是慕家的保镖守卫。

根据冬冬的描述,此地为偏远的山村,加上逃走时,许多人陆陆续续跑出来找,证明这个村肯定是贩卖人口的大老巢。

市里高度重视,加派了不少警察和特警。

以把握能够一举拿下。

天越来越亮了。

村民们轮换着去找这个跑出去的孩子。

同往外面的车辆也盘问过了。

都没有看到过和冬冬类似的孩子。

他们只能认为这孩子太能藏,估计还在某个角落。

这个村庄不是第一次这么热闹。

因为可能随时都要被拐卖过来的妇女孩子逃跑。

当然,没跑出去的,下场都很惨。

懂得人自然都懂。

挨近河流的一户人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