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

一个被保送的高材生,竟然带自己姐姐打游戏,被嘲讽成这样。

他想找块冻豆腐把自己哐哐撞死。

垮着个脸,把手机揣进兜里。

“我下去买吃的,楼下的烧烤特香,我去买上来在你面前让你看着我吃!”

悦明溪气愤地抬头,看悦安摇晃脑袋嬉皮笑脸的模样。

忍不住想薅出手机,砸在那张欠打的脸上。

“滚,吃你的去,你敢拿上来,我弄死你!”

“来啊!”悦安吐了个舌头,大言不惭道:“你有本事现在就来弄死我!”

“你过来啊!你敢过来,我就敢弄死你!”悦明溪皱起鼻子,张牙舞爪的。

悦安拿起挂在门背后的伞,飞快地跑出去,脑袋搁在门外做了个鬼脸。

“我又不傻,再见了你嘞!”

高大的小伙子“砰”地关上了门,震得悦明溪耳朵嗡鸣。

紧接着门外传来护士姐姐的警告:“那小伙子,不要砸门,影响病人休息。”

“好,对不起……”悦安乖乖地道歉的声音从门缝里挤进来。

悦明溪已经能够想象到一个大男孩窘迫的模样了。

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然后端正坐姿,继续开了下一把匹配。

天色渐渐地暗下去。

打游戏打累了的悦明溪小憩醒来,发现悦安还没有回来。

悦明溪不安地坐起身来。

这小子碰见啥好吃的了,吃这么久?

悦明溪点开手机屏幕,已经距离悦安出去已经三个小时了。

不放心地给悦安打个电话,手机屏幕已经暗了下去,悦安还没有接电话。

不会出什么事儿吧!?

悦安还没有出去这么久过,在加上还没接电话,不得不让她担心。

悦明溪慢腾腾地挪动身子,坐在轮椅上,顺着电梯下楼。

在医院附近的小吃街晃晃悠悠。

天色越来越黑,每家每户都亮起了门前的灯。

小吃街慢慢开始热闹起来,很多人都下班了,所以人流如织。

悦明溪手里捏着手机,给悦安打了无数个电话,这个不让人放心的,到现在为止,一个电话也没接过。

好在已经没有下雨了。

不至于孤独坐在轮椅上的悦明溪太狼狈。

秋夜微凉,悦明溪裹紧腿上的小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