鼎鼎大名的慕楚钦,爱而不得……

深夜打电话给一神秘女子,结果人家鸟都没鸟,根本没接。

生活照常进行。

慕楚钦回家的次数增多,因为孩子需要父亲的陪伴。

这是慕夫人强硬要求的。

慕楚钦空闲时,就抱着小小的慕周坐在院子里。

孩子“咯咯咯”地在他怀里手舞足蹈,经常伸出罪恶的手扯他的头发。

慕楚钦总是盯着孩子的眼眸,一笑起来跟月亮似的,弯弯的,亮亮的,一闪一闪的。

像极了没遇到他之前的悦明溪。

慕周满周岁时,慕家四口人去拍了全家福。

挂在慕家的大厅上。

慕寒和慕夫人坐在前面,中间慕周啃着手,纯真无邪地望着镜头。

他则像一个局外人,站在后左方,给右边留了个位置。

慕夫人不满意,又拍了一张慕楚钦站在后面中间的照片。

这就是慕家大厅上的全家福。

慕楚钦让照相馆给他一个备份,拷在u盘里,丢给姜昀晟,让他找个最好的p图师把悦明溪的照片弄进去。

底下的人不敢怠慢,第二天图就发过来。

p得跟真的一样。

照片里的悦明溪脸上浅浅地带着笑容,白米色的毛衣显得温柔恬静,岁月静好。

就站在他旁边。

慕楚钦把这张照片放在自己的床头柜。

用相框裱起来。

他睁眼时,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这张幸福满满的全家福。

……如果是真的就好了……

冉清文给悦明溪在市郊买了地界最好的墓。

并且告诉慕楚钦,她的骨灰就在那里。

如果有愧疚感的话,就去祭拜祭拜。

慕楚钦知道位置后,第二天抱着一捧蓝色的满天星就去了。

他认为,大多数人去祭奠送菊花,太俗了。

他要送给这个姑娘一束又一束的满天星。

让她在天上的日子不至于太黑暗。

有他这星星点点带悔意的光芒。

第一次去的那天正好下雨了,慕楚钦没打伞。

姜昀晟就在旁边的大树下看着,看慕楚钦失魂落魄的模样。

慕周一岁后的第一个清明节,他抱着孩子去了。

有模有样地抓着孩子的手,把慕周的小腿拖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