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楚钦强撑身子站起来,开始如当初装修这个房子指挥工人一样视察。

在墙上挂着的电视机,贴在墙边的干花。

甚至还贴心地准备了暖色的猫窝。

因为在调查时,他特意留意了下悦明溪喜欢猫咪。

心里一股不可名状的感觉席卷全身,血液仿佛倒流。

慕楚钦手脚冰凉,全身都提不起力气。

他不知道自己算不算得上难过。

因为心似乎被挖了一角,空落落的,怎么也填不满。

慕楚钦跌倒在给悦明溪准备的卧室里。

地板铺了柔软的地毯,毛绒绒的,很温暖,光着脚踩在上面暖酥酥的。

慕楚钦并没有被摔疼,但是心脏那一块揪起来,疼得要紧了。

这种感觉在喝酒后,酒精的刺激下,不断放大,使他抑制不住地浑身颤栗。

姜昀晟刚伸出手,想去扶起地上趴着不动的人。

犹豫不决中,慕楚钦翻个身,仰面盯着天花板上美丽五彩的琉璃灯,水晶石般闪闪发光。

姜昀晟默默地收回了手。

不过,把房间的灯打开了。

刹那间,整个房间流光溢彩。

皎若星辰般铺满整个少女的房间,如同一场轰轰烈烈的流星雨,坠落在他的心房。

慕楚钦仰躺着,曲起双腿,双手把自己包围起来。

让他有种被人拥抱的错觉。

直愣愣地盯着墙角,眼睛上下开始模糊。

他的头昏昏沉沉,想把眼睛压迫成不同维度的混乱。

紧接着,幻影中,他似乎又看见了悦明溪。

故事回到起点。

美丽的姑娘楚楚动人,美丽大方。

像一只美丽的蝴蝶飞出他的束缚,翩翩起舞。

慕楚钦抓住衣角,呢喃喊道:“悦明溪……”

悦明溪……

姜昀晟看着自家原本风光霁月,凌厉万分的总裁,现在像一个被抛弃的小狗,自己舔舐伤口。

可怜至极。

慕楚钦喝醉了。

姜昀晟不能离太远,只能睡在外面的沙发上。

没管还在地毯上躺着要死不活的慕楚钦。

第二天,慕楚钦就跟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回到公司照常工作。

姜昀晟也绝口不提慕楚钦昨晚的窘态。

不过,那场被终止的酒局传出流言蜚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