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地抱着孩子。

“乖孙,乖孙”地叫。

因为慕家的创始人就是寒门出身,所以对门当户对没有多大要求,只要对方心思五官端正就行。

慕夫人立马从姜昀晟的怀里抢过孩子,问:“孩子他妈呢?”

慕楚钦坐在医院的长椅上,抽着烟半晌没说话。

盯着地面抖落的烟灰看。

不过,抬头看着不远处的其他孕妇,马上把烟掐掉了。

慕寒不明觉厉,声音立马严肃,问儿子跟审犯人一样:“我问你,我儿媳,孩子他妈呢?”

姜昀晟在一旁,看局势不对,叹了口气解释道:“产后大出血,已经去世了……”

立马,慕家夫妇都噤了声。

良久,在安静的医院。

慕楚钦抬起头,看着襁褓里的孩子,咿咿呀呀地抓着慕夫人的头发直笑。

淡淡地补充了句:“我害死的……”

慕夫人震惊地抬头,捂住孩子的耳朵。

疑惑不解道:“你说什么糊涂话呢?!”

慕楚钦的眼睛顺着孩子的轮廓,从眉眼,到小小的鼻子,再到吐着泡泡的小嘴巴。

像他的地方不多,因为都像极了悦明溪。

愣愣回复:“没说胡话,是因为我。”

表情淡漠,一如往日。

不过,在孩子面前,身上冰冷的气息温和了许多。

慕寒抿着嘴角,看着自己不争气的儿子。

听到这无情无义的回话,心中涌上来一股怒火。

他自诩他对重情重义,怎么就生了这么个不懂事的儿子!

抡起一拳,慕楚钦却不躲不闪。

姜昀晟眼疾手快拦住慕董事长的手。

这一拳要是结结实实落在脸上,被外面的有心之人拍到了。

又是一个大新闻——慕董事长和慕总不和的大新闻!

毕竟除了慕楚钦他爸,还没人敢动手。

慕寒胡子气得上下抖动,指着眼前的不孝子,害苦了别家姑娘的不孝子,差点没喘上气来。

转过头,厉声对姜昀晟道:“小姜,你来说,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姜昀晟哪敢说啊。

这要是把整个过程说出来,他害怕正直无私的慕董拼了老命要把自己亲儿子送进监狱。

慕楚钦露出半张侧脸,仍是那张俊美至极的脸,神色泰然,却莫名觉得笼上了一层淡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