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清文闹完一番,打道回府,留下一个来历不明的孩子和不知真假的死亡证明。

前期在办公室看热闹的众人,害怕被杀人灭口,早就销声匿迹。

偌大的会议室,只剩姜昀晟怀中孩子哇哇的啼哭声和站在原地手足无措的慕楚钦。

慕楚钦蹲下身子,捡起刚刚掉落在地的死亡证明书。

悦明溪三个字大大的,既清楚又明晰。

不自觉地,慕楚钦发现自己的双手开始颤抖,内心如坠冰窟。

一步一步往下,让他跌入万丈深渊,没有光亮。

耳边嗡嗡作响。

姜昀晟一边哄孩子,一边看着蹲在原地像个犯了错的孩子的总裁。

可怜极了。

末了,慕楚钦的身躯动了动。

指着证明书上悦明溪去世的医院名字,不认命道:“去查,这个a国医院,掘地三尺也要把悦明溪的信息拿过来。”

他不相信,这个坚强的像朵田间野花的女人,明明枝繁叶茂,根扎得这么深,怎么会枯萎。

是的,悦明溪是一朵野花,美丽且多情。

但是她扎根的原本算不上肥沃的土地,也能被她坚强地破开土层,吸取营养。

慕楚钦的出现,是让她本来的生活更滋润,水浇的多了,她的根无法呼吸。

在慕楚钦的威亚下喘不过气,花瓣被蹂躏,企图用更多的肥料让她恢复原本的模样。

让她只剩外边繁茂的花,内里却早已空心,腐烂,顺着虚浮的照料死亡。

姜昀晟马不停蹄地去搜集资料证据。

他也希望悦明溪没有死。

这么善良,如同精灵的女孩子,怎么可能说没了就没了。

结果却令他大失所望。

他不仅找到了悦明溪去世的证据,还有孩子的出生证明。

加上悦安在此地的入学证明和匆匆退学的资料。

都证明,悦明溪,走了……

他把资料通过私人微信发给慕楚钦的时候,慕楚钦只发了句:“回来。”

就没有了下文。

姜昀晟回来后,并没有看见慕楚钦有什么情绪变化。

就好像是在得知自己不愿意相信的真相之前,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孩子第二天被抱到医院做了亲子鉴定,检查报告刚刚出来,慕董事长——慕寒带着慕夫人就得到风声。

看着报告里的确系为父子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