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明溪回头,看着守在门口的冉清文。

她想起冉清文以前对她的说过的话。

说她很美,像个天使。

悦明溪无助地抚上自己的脸庞,侧过脸去看。

苍白至极,像一具毫无生气的尸体。

这样的人有什么样的美感?比她好看的,比比皆是。

以他们两个豪门的身份,娱乐圈的女明星,想上他们床的比比皆是。

怎么偏偏就挑中了她?

悦明溪抬眸,问了个很可笑的问题:“如果我把孩子生下来,给了你或者慕楚钦,你们可不可以放过我?”

冉清文没说话。

脸色很难看。

悦明溪冷笑几声,在大起大落的刺激下,无助彷徨的绝望中,她如此孤独。

自由成为了奢望。

悦明溪扬唇,自欺欺人地再次问道:“你说,如果我被慕楚钦从你这里抓走,我会有什么样的下场,会不会比那晚上衣衫不整地扔在冬天的沥青路上,还惨?”

冉清文握紧手,振振有词道:“绝不可能,就算慕楚钦把你抓走,我也会救你回来的。”

“呵……”悦明溪凄然一笑。

“这样吧,我们谈一笔交易,我帮你生下慕家的孩子,你保护我和我弟弟,生下孩子之后,你给我一笔钱,从此两不相欠,怎么样?”

冉清文没想到在悦明溪眼里,自己已经成为唯利是图的小人。

刚想要反驳,触及到悦明溪不堪其辱的表情时,心神一动。

“好,我答应你。”

在慕家重重的搜捕之下,冉清文迎着极大的压力,把悦安接了过来。

半夜,护着悦家姐弟飞到了a国。

为了悦明溪安心养胎,冉清文花高价买下了一个临近城市的绿化乡村,连绵的绿色草地,风吹宛如波涛荡漾,不远处是现代化的城市,灯红酒绿,交通便利,无论是修身养性还是玩耍都很方便。

冉清文另外准备了一个家庭医生和保姆,方便照顾怀孕的悦明溪,便于随时检查身体。

而悦安得知姐姐怀孕,很震惊。

悦明溪没有再想瞒着自己的弟弟,把事情的有些部分告诉了他,不过没有透露慕楚钦的身份。

十三岁的小伙子了,应该开始慢慢懂事了。

最开始悦安还吵着嚷着回国,要去弄死伤害玷污悦明溪的王八蛋。

结果,因为什么也不懂,签证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