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摔倒在地的一瞬间,似乎听到了骨裂的声音。

“贺念明,你没事儿吧?!”

看见地上脸色苍白,疼痛难忍的贺念明,悦明溪哪里还站得住。

马上冲过去,扶住人。

焦急地检查贺念明有没有伤到哪里。

这孩子只是一个高中生,还有大好的前程,不要被她这个被包养,残破不堪的女人连累才好。

慕楚钦看到眼前一幕苦命鸳鸯的模样,眼睛气得都要喷出火来。

这个女人,真是蠢得可以!

在他面前,她还敢去对别的男人嘘寒问暖。

悦明溪转过头,看着站在原地还慢条斯理整理整理衣袖的慕楚钦,怒吼道:“你干嘛?!他还只是个学生,你为什么要动手?…你又在抽什么风,要是有什么气,全部对我撒就好了!”

“我抽风?!”慕楚钦快被气笑了,指着自己的脸不可置信。

真是……不知好歹!

“那你上车,我就不动他了。”

反正自己的形象在悦明溪面前都崩塌成这个样子了,那就干脆焚毁成灰烬好了。

贺念明抓住悦明溪的一脚,痛苦地闷哼一声,捂住腰部,虚弱地央求:“姐姐,这个人是坏人,你不要跟他走。”

这声“姐姐”叫得悦明溪心头一软。

平时悦安也是这么叫她的。

可是,为了这孩子的安全,她只能跟慕楚钦走。

而且……

她本来就应该跟慕楚钦走。

“没事儿,你先回家,去医院看看腰伤,如果严重的话……”

悦明溪的话还没说完,慕楚钦烦躁地拿出一张支票刷刷地填了五万,拽起女人,把支票碰到贺念明身上。

眼底尽是侮辱。

是对贺念明尊严的侮辱。

“我量着地方踢的,不会受多大伤,五万块钱应该够你看病了,不要再缠着我的女人了。”

贺念明咬牙:“你!”

却不小心扯到伤口,一阵抽气。

差点喘不过气来。

悦明溪刚想为贺念明辩护什么,但是收到慕楚钦警告的目光,蓦然闭上嘴。

只能亦步亦趋被慕楚钦拉上车,边走边回头看。

男孩低着头,拿起地上的单薄的支票,垂着的脑袋说不出的可怜无助。

悦明溪有种抛弃了家里养的小猫,留下几包猫粮的愧疚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