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明溪快乐地跟上去拿起盘子,跟着夹菜。

菜品很丰富,味道也不错。

五花肉滋滋地石棉纸上响,金黄色的色泽光彩流溢,夹上绿油油的生菜,简直人间美味。

这一顿悦明溪吃得很开心。

而且还是面对这么好看的小弟弟。

贺念明张着嘴看悦明溪一直暴风吸入,没想到,长得斯斯文文的小姐姐,竟然这么能吃。

他还以为和其他女孩子一样,在他面前会吃得文文静静的。

等悦明溪放下筷子,贺念明以为她终于吃完了。

她又抓了几大个橘子过来。

剥好后,露出里面丰盈的果肉,掰一瓣递给贺念明。

贺念明看着橘子的模样,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有些酸。

挠挠头,推辞道:“你先吃,看酸不酸。”

“啧。”悦明溪不理解,“咋还这么挑呢。”

悦明溪津津有味地掰开一瓣。放进嘴里,冰凉的汁水四溢,沁人心脾,再这样热闹的环境中,即使是冬天,也不会冷。

“不酸,你放心吃吧。”悦明溪摇头,指着贺念明手里刚刚接过的橘子瓣儿。

贺念明半信半疑地塞进嘴里。

整张脸瞬间皱在一起,酸得他舌头后缩。

马上夹了块肉缓和。

但牙齿还是酸。

难怪除了悦明溪,都没看到其他桌上有人拿橘子。

贺念明鼓起腮帮子,愤愤道:“你骗我,姐。”

“哈哈哈……”悦明溪看着一脸狼狈的少年,忍不住开口笑。

这小孩儿真是太好玩儿了。

“贺念明,你不行啊。”

贺念明偃旗息鼓,平生第一次被人说不行。

气呼呼地往嘴里塞肉。

等两个人吃饱喝足后,已经差不多快八点了。

悦安九点下晚自习,她还要快点回去做饭,犒劳一下读了一天书的弟弟。

两个人坐在公交站边上的长椅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突然一辆黑色,车型流畅优美的迈巴赫停在面前。

贺念明眼睛都亮了,不过下一秒表情闪过一丝不满。

俯过身靠近悦明溪的耳朵,吐槽道:“姐,你看,这就是传说中的有钱人就可以占用公交车道吗?”

悦明溪正要附和地点点头。

车门却打开,走出一个神情俊郎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