甩,单背到背上,少年意气尽显无余。

尽管现在已经天黑了,烤肉店也人满为患,不过还好,两个人拿了号排了十多分钟就进去了。

是个自助的石棉烤肉,想吃什么自己拿,四十九块钱一个人,酒自费,水、小吃和水果免费。

可以说挺实惠的了。

调酱料的时候,悦明溪放了许多醋。

贺念明凑过身来,“啧啧”两声,“你不怕酸掉牙吗?”

“我觉得刚好合适,要不你尝尝?”悦明溪拿起筷子指了指自己的碟料碗。

贺念明马上摇头,闻着那个味道他都觉得酸得上头。

害怕悦明溪真的给他灌一碗的醋辣椒水,马上逃似的去夹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