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楼下生闷气,旁边每一个人敢上前理这个动不动就发脾气的二小姐。

浴室在楼上房间里,应该是方便屋主人洗完澡直接出来就可以躺在房间里。

浴室里传来刷刷的水声,悦明溪脱下湿透了的衣服,看着镜子里的身体,有几块青紫的地方,手臂那出是冉杏杏踢的,别的应该是在后备箱因为不平的路而撞的。

掀开前面的刘海,额头的伤口有恶化的倾向,不过并不是很严重。

她不是娇滴滴的大小姐,不至于这点伤都受不了。

最穷的时候,加急送外卖,从车子上被甩下来,她还下意识地护住后尾车的订单。

自己却被摔得头破血流。

想到以前的日子,悦明溪眼角溢出几滴泪水,立马又擦干净。

生活还得继续,不是吗,尽管知道前面的路比以前的路更坎坷,更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