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这个“杏杏”又是谁?名字倒是挺耳熟的,慕楚钦微微皱眉。

“冉氏的二小姐,冉杏杏。”姜昀晟在一旁解释。

姜昀晟正开着车,马不停蹄地朝冉清文的独栋小别墅开。

“嗯。”慕楚钦还无法把握那边的信息,略微思索,不容抗拒地说:“把地址发我,我一会儿来接你。冉小姐是吧,麻烦你照顾一下明溪了。”

挂掉电话后,慕楚钦的目光瞬间寒凉,语气掷地有声地吩咐:“定位这个手机号,朝那里开。”

“好。”有了更准确的位置,不用慢慢在这么大块地方找房子在哪儿,大大缩短了寻找的时间,姜昀晟看着车迅速往目的地开去。

纵使耳朵再不好,也能听清楚悦明溪颤抖不止的声音,慕楚钦心中难以想象,这个女人一定是害怕极了。

不过,慕楚钦没想到的因素除了悦明溪有点害怕之外,更多的是冻的。

他本来没打算会收到对方所谓的地址,但不过一会儿,真的把地址发过来了。

姜昀晟在前座思忖道:“应该是悦小姐逢凶化吉了,她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这么蠢。”

慕楚钦白皙且骨节分明的手指不断在腿上敲打,略有所思地点点头。

这个女人还是蠢点儿好,太聪明了容易从他手里逃走了。

另一边,冉杏杏因为慕楚钦终于记住了她的名字差点儿喜极而泣,一脸激动的模样看得悦明溪额头滑过几条黑线。

果然是深受霸道总裁文荼毒的女人。

入戏太深了。

冉杏杏仍对悦明溪保持敌意,但是悦明溪这一身的伤和湿哒哒的衣服,就能够让慕楚钦知道自己虐待人了。

她不想让慕楚钦认为自己是个恶毒的女人,吩咐别墅的佣人准备一套睡衣,让悦明溪先去洗澡。

这个房子是她哥哥的,所以没有女人的衣服,只有几件一次性的睡衣,勉强能穿,这里地远偏僻,她只能加急派人去买一套衣服回来。

因为悦明溪身上本来的那一套脏乱破,根本不能穿。

等悦明溪洗完澡出来等一会儿,衣服差不多就能送到了,时间紧迫,冉杏杏不可能等衣服来再让悦明溪去洗澡。

悦明溪身上还有伤口,赶紧洗漱完,才能上好药,准备吃饭。

冉杏杏这辈子还没为一个人这么操心过衣食住行,第一次竟然还是为了自己的情敌。

心下又气又无可奈何。

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