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楚钦不知道自己助理又在发什么疯,不耐烦地说:“到底什么事儿?”

姜昀晟激动地搓搓手掌,把自己大胆的猜想说出来:“悦小姐被抓去,的确是因为她对冉清文来说还有利用价值,比如,冉清文可以掌控慕家下下一任继承人,对慕家不利。”

“什么?!”

果然,刚刚好端端还在慕楚钦面前的桌子,已经四仰八叉地被推翻在一边,姜昀晟深吸一口气,电脑还是逃不过殒命的下场。

已经被桌子砸在下面,几颗键盘凌乱且无助地跳出来,显示了昂贵的电脑已经无力回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