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家别墅。

慕楚钦双腿交叠,鹰隼般的眼眸一刻不挪地盯着电脑屏幕。

行车记录仪是夜视的,加上车子的大灯还开着,所以可以将车子前面的视野看得一清二楚。

视频中拍到姜助理走向前方的超市后,接着是女人着急惊慌的吼叫,一句“你们是谁!”后便恢复了安静,一分钟不到,视频中出现一辆疾驰而过被遮挡了号码牌的车子。

慕楚钦又点了一遍重新观看,可是除了悦明溪的尖叫和一辆毫无特色的大众车外,再无信息。

眼睛因为一直盯着电脑屏幕,眼尾微微泛红,在看完十多遍后,猛然愤怒地摘下金丝边框的眼睛,扔在刚刚端着热咖啡回来的姜昀晟脚下,砸得稀碎。

“慕总,咖啡。”姜昀晟视若无睹跨过价值十万的眼镜尸体,将热气腾腾的咖啡搁在电脑旁。

“你那边有什么收获吗?”慕楚钦疲惫地轻抿一口,感觉稍微精神了些。

姜昀晟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才回到自己的别墅,还没准备洗澡,就马不停蹄地让助理十万火急赶过来,看看行车记录仪是否留下蛛丝马迹。

结果,就上面那些信息,再无所获。

姜昀晟将手机文件整理好发送到桌上的电脑,点开,是带走悦明溪的车子一闪而过,被路口的摄像头所拍摄到的。

不过这一个简短的视频资料,却是姜昀晟筛选所有慕家权力所能掌控的摄像头摄像资料。

姜昀晟拿出一张地产资料,指着上面一大块未开发的空地,“开车的人具有强烈的反侦查意识,熟悉周边的环境,几乎避过所有的摄像头,所以只有那么一点摄像资料,但是,根据行驶路线,大致能够推测出车是往这块地方去的,而这块地是冉家的地产,据说冉清文在那里有一套房子。”

慕楚钦深思熟虑一番,微微皱眉:“悦明溪对冉清文还有什么利用价值吗?”

“客观来说并没有。”姜昀晟也甚觉疑惑。

悦明溪不过是一个手无寸铁的平民百姓,对冉清文来说,利用价值已经在那一晚被榨干。

除非……

姜昀晟突然反应过来,他在收集资料时,也查过悦明溪的病史等,她并不晕车。

所以悦明溪下车呕吐是……

慕楚钦皱着眉看姜昀晟脸上一会儿惊一会儿松,薄唇翕动:“怎么了?”

姜昀晟不知道自己该是什么表情,先把咖啡往旁边推推,确保一会儿不会撒在电脑键盘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