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楚钦抽出一支笔,在纸上刷刷写上几个数字,递给悦明溪。

“这是我的私人电话,有什么事可以打电话给我,一会儿你出去存一下姜助理的手机号,明天就可以打合约出来,记得随时看手机。”

悦明溪低着头,没有说话,慕楚钦命令般地“嗯?”了一声,她身子下意识后缩听话地点点头。

“这才乖嘛。”慕楚钦发出心满意足的喟叹。

这一个月多来的郁闷如同太阳破开乌云,让他的阴翳瞬间解开。

姜昀晟审时度势,从门口进来,将塑料袋中的手机返还给悦明溪。

悦明溪捏紧手机,胸口因为刚刚下了这么重大的决定,还在微微上下起伏,抬起头咬牙切齿说:“我可以走了吗?”

“可以。”慕楚钦轻松一笑,猎物已经落网,就算离开自己的视线,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等悦明溪上车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十一点了,姜昀晟将人迎上车,慕楚钦在医院门口单手插兜嘴角噙着笑,看见悦明溪回头看他,挥手告别。

悦明溪只觉得慕楚钦脸上的笑容刺眼得紧,如同一道淬毒的利箭,根根入骨髓,让她五脏六腑滚烫痛苦难忍。

视而不见地坐进车门,姜昀晟确保悦明溪锁好安全带后后,把车门和窗户关上,才缓缓启动车子。

慕总说悦小姐还有伤在身,开车慢点,平稳一点。

他还没见过慕总对谁如此上心过,除了碰到棘手的对手,才全力以赴。

悦明溪呆呆地坐在后座,看着医院的景物飞快的往后撤退,明明是很舒服的豪华内座,但是混着汽油,闻着觉得胸口闷闷的。

还没到家时,姜昀晟才通过后视镜发现了悦明溪惨白的脸,通过紧皱的眉头发现女人似乎在极力忍耐什么,仿佛乌云密布。

唇瓣被咬得微微红肿,微微翕动着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姜昀晟体贴地把车子尽量开得更加缓慢平稳。

但是过一段时间后,悦明溪仍是那副要死不活的模样,开始还直着身子,紧绷肩膀地坐在车座位,后面却脑袋轻轻搁在靠枕,身子侧坐寻求稳定。

车子缓缓在马路边停下来,悦明溪察觉车不动后,浑身无力地打开车门,蹲在路边的水沟里大吐特吐。

姜昀晟转过头不去看,看了看周围,发现不远处还有间超市亮着灯,担忧说:“我去那边给你买瓶水,你别乱跑。”

悦明溪一只手捂住胸口,无暇顾及姜昀晟,只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