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头了,才能明白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清楚该怎么让主人开心。

慕楚钦叫来了护工把地上全是水的呕吐物清扫干净,还喷了香水,正好把他讨厌的消毒水味道给覆盖住。

难得地温柔一次,倒了一杯温水,悦明溪偏头,没去接,她现在难受得快死了。

慕楚钦拿着的水杯定在半空中,他很不满意女人视若无睹的可笑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