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转过身体,把一整包抽纸放在床头桌上,“悦小姐,我先在门外侯着,有什么事再叫我。”

说完急匆匆地出去,把门从外面锁上。

清脆的上锁声让悦明溪有了自己的私人空间,然后从包里慢腾腾地摸出手机。

半个小时后,门外有动静了,悦明溪猛地站起身来,发现进来的还是刚刚的那个助理。

不过此时的姜昀晟脸上已经有些许愠怒和无奈。

“悦小姐,我们并没有绑架你的意图,不收手机也是为了方便你,让双方达成信任的共识。既然你执意如此,我们也只能采取非常手段了。”

姜昀晟轻轻挥手,门外的两个彪形大汉马上冲进来,二话不说抢走了手无缚鸡之力的悦明溪手里的手机。

姜昀晟接过手机,当着悦明溪的面把它装进透明的塑料袋,冷冷道:“我们已经通知悦安你今晚不回去了,所以不用担心你的弟弟为了找你到处乱跑,也希望悦小姐为悦安着想,不要再做出报警这么幼稚,无聊并且没用的事情了,否则我不能确保慕总会不会大发雷霆,对你唯一的弟弟做出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