晟立马把复印的资料尽数放到宽大的名贵木材所制的办公桌上,薄薄的一张资料显得极其寒酸。

他是慕楚钦的助理,一直负责公司方面的食物,今天突然被安排盯着一个女人,虽然莫名其妙,但还是尽职尽责地照办。

可惜冉清文那边消息隐藏得太快,冉氏的财权与慕家相当,他身为助理,还不能大张旗鼓地绕过冉清文去查线索。

本来安排跟踪那个女人的车,也被冉清文安排的人甩掉了,看来这个女人不简单,幸好通过房中的监视器知道女人已经把药吃下了,不然麻烦才真是大了。

慕楚钦微微偏头,凌厉的眼睛余光一扫,周身的气质冷若冰霜:“姜助理,以你的能力,连一个女人的消息都只找到这一点?”

“抱歉。”姜昀晟微微低头,额头不停地冒出斗大的汗珠。

“只查出了那位小姐叫悦明溪,似乎是冉清文从大路上捡来的。”

“捡来的?……”

慕楚钦转身拿起桌上的a4纸,上面是悦明溪昨晚在宴会上翩翩起舞,展露笑颜的照片,把还在燃烧的烟头按熄在烟灰缸里,眼神晦暗不清。

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张浓艳美丽的小脸。

心中冷哼:悦明溪?就算冉清文把你藏到天涯海角,我也会把你找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