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耗尽所有力气清洗完身体,礼服已经在昨晚被撕成了碎片,悦明溪只能颤颤巍巍的给自己围个白色的浴袍。

扶墙走出浴室,看着凌乱不堪的床,悦明溪痛苦地闭上眼睛,泪水重新积蓄汪汪地在白生生的小脸上流淌。

此刻的她毫无尊严,甚至不知道怎么跨出这个房间——因为她一件衣服也没有!不能够想象,自己有一天会为了钱,会做出这种事情—尽管是被迫的。

捡起昨晚被慕楚钦摔掉的手机,识别指纹的食指指腹因为忍受疼痛被大拇指掐出深深的痕迹,血肉外翻,因为刚刚在水里泡澡,已经发白,废了半天劲才解开手机的锁。

点开拨号,发现上面十多个未接电话,红色的“安安”两个字一竖列刺痛悦明溪早已哭肿的眼睛。

慢腾腾地点开微信。

悦明溪:安安,我在餐馆打工,不小心睡过头了,现在才醒,所以没接到你的电话,不用担心,我晚上再来。

悦明溪盯着空白的聊天界面,左上方的名字变成“对方正在输入”,悦安秒回消息。

安安:好的,我等你,我没事儿的。

安安:姐姐,你不要太累了,多注意休息。

悦明溪:嗯嗯,收到!

等回完消息,悦明溪抑制不住,再次颤抖肩膀崩溃大哭。

她到底做错了什么,要她经历这些!……

冉清文进入房间时,就看到了蹲在墙角,抱着双腿不停哭泣的女人,瘦弱的身躯不停颤抖,哭声已经沙哑,甚至无法抑制地开始咳嗽。

自然,也看到了满室的狼藉。

看样子,昨天晚上慕楚钦折腾得够狠。

但是,看着女人可怜楚楚的模样,小小地如同一个小兽缩在一旁,不断舔舐受伤的伤口的模样,让他的心狠狠地一揪。

他开始后悔把一个无辜的女人拉入局内。

但也只有一点点悔意,不足挂齿,一闪而过。

“这是30万支票。”冉清文从西装口袋里拿出早就写好的支票,居高临下地递给蹲在地上的女人。

悦明溪抬起苍白的脸,冉清文能够清晰地看到女人浴袍包裹着的精致的锁骨上,还有红肿的吻痕和牙印,可见昨晚的慕楚钦就是一头发情的野兽。

悦明溪伸出手接过支票,忽地紧紧攥住,把它揉作一个纸团,纤细的手指微微颤抖,指关节发红,大有把手掌抠下一块肉的趋势。

冉清文瞥了一眼,慢吞吞道:“支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