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卫生间,打开水龙头,悦明溪看着哗哗的流水慢慢从洗脸台懑出来,猛地把自己的脑袋栽倒进盆中,清凉的水冲刷着她浑浊不堪的脸,一股股地涌进自己的口鼻之中,喉咙中的血腥和干涩一扫而空。

透过清晰的镜子,她能看到她的身体——满是屈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