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身上已经被女人四处点火,再加上药物一步一步对意志力的摧残,他没有什么过多思考的余地。

按住女人摇晃的身躯的同时,腾出自己强有力的手,扯开领带,大力将女人白皙的皓腕捆在头前。

慕楚钦不耐烦衣物的束缚,他第一次觉得纽扣真是一件麻烦的东西,懒得慢慢一个一个解开,干脆拉住两边用力一撕,就将自己昂贵的衬衫撕成两半,一颗就是上万的纽扣被崩得满地都是,甚至还在地板上跳动几下,和女人越来越激烈的挣扎声相得益彰。

“求求你了…放过我吧—我给你当牛做马,端茶送水都行…放开我!”

男人已经什么也听不见。

她和她的世界,都被这个陌生的男人毁掉了……

绝望中,隐约听到男人的声音:“回去告诉冉清文,他送的礼物,我很满意……”

悦明溪脑海里的最后一根弦崩断了,她早该想到的,谁会平白无故给她30万,但是她就是傻乎乎地信了。

她回想起今晚冉清文的温柔,绅士,彬彬有礼,每一字每一句,每一个行为举手投足都优雅至极,她以为这个男人是给她无望的生活带来光亮,但却是用烈火把她的世界熊熊燃烧成灰烬。

她甚至眯着眼睛感受到了天边蒙蒙的亮,但是,再亮,也恢复不了大火过后一切黑暗的心了。

悦明溪彻底清醒过来时,透过暗紫色的遮光的窗帘,大约知道外面正是大天亮。

卧室里的灯是开的,正好可以让悦明溪看清楚满床的狼藉与血迹,如同钢针,一点点推进去刺痛她的内心。

紧紧抿着干涸唇瓣的悦明溪终于抑制不住地从喉咙中发出低声的哭泣,支离破碎的自己就连哭泣都是充满了血腥味儿的。

此时远处在墙角的电话突然叮叮地震动,吓得悦明溪一个激灵,她已经没力气去接了,但是能够看到手机屏幕上巨大的“安安”两个字,是她的弟弟……

悦明溪紧紧抓住床单的双手微微发抖,她突然反应过来,冉清文那30万还没有给她——弟弟的救命钱!

天上哪有掉馅饼的事情,这明明是她的卖身钱!

电话铃声持续了几十秒,悦明溪一直没有接,因为她不敢接也不能接,喉咙里干涩地发不出一丝声音,她不想让自己的弟弟担心。

悦明溪咬住贝齿,她以为自己能够忍住,但刚刚站起来,双腿酸软地还是带着身体“砰”地摔倒在地。

泪水混合着汗水,慢慢地挪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