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求你,放了我吧……”

这句小声却如百灵鸟的话把陷入沉思的慕楚钦唤醒,眼睛危险地眯了眯,看来自己是碰见一个可爱的小家伙了,不仅长得很对他的胃口,声音也十分好听。

猛地甩开女人的下巴,后者因为惯性被摔到地板上,小小的身子趴在地板上,长裙也因为刚刚的挣扎微微往上移,露出一双白皙柔嫩的腿,衬托出优美的身形,看得慕楚钦不自觉地喉结上下滚动。

可怜的悦明溪正在为自己的处境担忧,根本不知道自己无意识趴在地板上的动作是在点火。

她现在只想逃离这个地方!

可是慕楚钦根本不会如她的愿!

慕少好不容易碰上自己感兴趣的女孩,怎么可能会轻易放人走。他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可谓是呼风唤雨,并且现在有药物的支持,眼前的女人如同一抔清凉的山泉水,正好解渴。

反正这个女人绝对不简单,不然怎么会好巧不巧,被冉清文选中,当他的解药!一向骄傲的慕楚钦马上打量起身下的女人,思考良久,才蓦然出声:“不得不承认,你的清纯扮相成功引到我的注意力,那就如你的愿,让你伺候我吧。”

还在匍匐在地上不断哭泣的女人听到这句话立马震惊地张开了嘴,什么吸引,什么伺候!

她不是做那个的!

此时还抱有一丝希望的悦明溪只以为是男人误会了自己,认为只要解释清楚了男人就一定会放过自己,马上爬起来摆手:“我不是……我只是冉清文的舞伴……”

可惜,慕楚钦把女人想要说出的解释堵在了嘴中。

悦明溪瞪大眼睛,看着面前放大的俊脸,正一脸享受地啃着自己的嘴。对方如同情场老手,灵活的舌尖迅雷不及掩耳地深入,顺势勾住小巧整齐的舌头,水渍交换的声音清晰地在耳边嗡鸣,让整个房间的气氛逐渐升温。

女人没有接过吻,此时懵懂地眼神更是勾的男人逐渐失去自控力。两人不知道天荒地老地吻了多久,悦明溪被吻得昏昏沉沉,呼吸被夺取,整个人都快要窒息了,被捞起来的身子此时愈发软绵,两只本来极力推开男人的手也逐渐惨白无力。

等慕楚钦分开时,悦明溪才努力地吸取新鲜的空气,红润的脸庞逐渐回归皙白,男人轻笑一声,没想到这个想勾引自己的女人如此地笨,竟然不懂如何接吻。

突然周身一轻,等悦明溪从缺氧的环境中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被慕楚钦一把抱起,正朝着正中间雪白的大床走去。终于意识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