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谁?”巨大的摔门声响让悦明溪下意识紧绷身体站起来。

眼睛死死盯着进来后身形摇摇晃晃的男人,手里紧紧握住刚刚吃蛋糕的钢叉。

“呵……”男人轻笑一声,抹掉唇边淡红色的红酒液体,抬起头露出那张满面潮红的脸。

悦明溪一看到那张脸,脑子“嗡”的一声愣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

是那个刚刚在二楼护栏的男人——慕楚钦!悦明溪不了解这个人,也不知道眼前的人是什么身份,不过仅仅一个出场,就让宴会上那么多有头有脸的人物瞬间安静下来的,绝对不好惹!

可是,悦明溪强作镇定,声线却抑制不住地在颤抖:“慕先生,我想你应该是走错房间了,请你出去!”

慕楚钦死咬嘴唇,手臂不断颤抖,为避免被外人发现自己这样狼狈的神情,“砰”地一声把密码门关掉。

他尝试摇头让自己的意识稍微清醒,但丝毫不管用,给助理打电话,结果根本没人接。到后来,连自己手机一点信号也没了。

好样的……

慕楚钦咬紧后槽牙,没想到今晚被冉清文那个阴险小人摆了一道,不过……

男人抬眼看向落地窗边身形姣好的女人,眼睛也逐渐充血泛红。

还好,冉清文这孙子还厚道地给自己准备了一个礼物,留给他今晚好好品尝,降降火。

他身上的药效开始发作了…忍住如狼似虎扑上去的冲动,猛地呈大字型躺倒在柔软洁白的大床上,嗓音阴沉隐忍,略微沙哑但十足迷人:“过来,我不用来路不明的女人,你用手就可以了……”

悦明溪微微睁大眼睛,即使未经情事,但也明白男人指的是什么。立马拿起钢叉对准床上抑制不住呻吟出声的慕楚钦,大吼道:“滚出去,我不是你想的那种人!”

“什么?”慕楚钦微微皱眉,从出生开始,除了他老子,还没人敢对他说一个“滚”字,这个大胆的女人是第一个。

“欲擒故纵?”慕楚钦轻佻一笑,这种招数别的女人早就用过了,他已经免疫了。

悦明溪觉得这个房间正在升温,并且直觉告诉她,如果再不离开,就即将发生令她痛苦不堪的事情。

手里的钢叉从始至终都没放下,一直指着床上的男人,警告道:“你别乱动,你不出去,我走,总行了吧。”

她不想和这个自傲自满的男人共处一室,男人也没有出手阻止,脸上带着戏谑的神情,他不信有人会愿意放弃陪慕家唯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