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盛大豪华的宴会,金碧辉煌的装修,长长的红毯两旁恭敬地站了一排服务生,个个满脸笑意,服务得体。商界政客的各大说得出名号的宾客进进出出,名媛妆容精致,绅士彬彬有礼。

悦明溪从没见过这般高雅的场面,心里有些发怵,站在原地不自觉拉住冉清文的衣袖,踌躇不前。

“紧张吗?”冉清文很满意女人下意识拉住自己的反应,拍拍女人紧绷的身体,温声细语地说:“没事,你不要乱跑,跟着我就行了。”

“嗯。”都到这儿了,悦明溪已经没有退路了,只能按照之前在车上冉清文教的尽量走出优雅端庄大家闺秀的风范。

服务员检查过冉清文的邀请函,立马伸出手将两人领进去。

冉清文在商业领域可谓是拥有绝对的威望,他经常代表冉氏集团出入各大会场,现场的人们对他都是略有耳闻,所以不大惊奇,只是一个有名的富家公子是挽着一个众人从未见过的女人入场,那便是一个爆炸性的新闻。

立刻,悦明溪成为全场的焦点,男人们高深莫测的审慎度量和名媛不怀好意的揣测,都让悦明溪如芒刺背。

冉清文是赫赫之光,除却优渥的家庭环境,温文尔雅,一个浅浅的微笑更让无数女人为之沉迷。

所以,突然出现的陌生女人——悦明溪,成为了她们的眼中钉肉中刺。

不过,女人的身份不得而知,名媛害怕对方是哪家名门望族出国留学回来的小姐,所以只能按兵不动。

并且,先抛开身世,冉清文旁边的女人也太美了,太夺目了!

一袭纯白色的露肩长裙,美丽的锁骨若隐若现,衣料是极其光滑的丝绸,贴出凹凸有致的身材,外层的衣料白的几乎透明,在大厅明亮的水晶灯的照耀下,熠熠生辉,裙摆下方弧度错落有致,微微蓬起来,露出少女那美丽纤细如玉般洁白无瑕的美腿,往下是全球仅有十二双的高定水晶鞋,闪闪发光,如同星辰般灿灿生光,分外夺目。

头发尾端挑染成粉色,衬托少女出的活泼灵动,原本微卷的齐肩长发被大胆地做成一次性的大卷,端庄大气。

现场漂亮的女子并不少,甚至还有不少是娱乐圈盛负名气的女明星,但在精心打扮过的悦明溪对此之下,黯然失色。

不是因为这些女人不够美丽,而是她们缺少了一种气质,是肉眼可视的羞涩,单纯,矜持,全部像光环般笼罩在悦明溪身上。

他们都在震惊,冉清文从哪里拐来了个不小心堕落在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