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后面的司机也忍不住偷笑出声,反正现在冉总并没有让他赔款的意象,所以泰然自若地回答了女人愚蠢的问题:“当然,30万对冉总来说,不过九牛一毛!”

毕竟,30万还不够冉总包养一个女人,估计只能买个哄女人开心的包包罢了。

这句话司机自然识相地没说出来。

悦明溪听到回答,不好意思地再次低下头,冉清文忍住笑意,一抖一抖地嘲笑:“你是鸵鸟吗,你的头再低就栽地里了。”

低着头的女人脸色爆红,延续蜿蜒至脖颈,居高临下的冉清文正好把这一美景收至眼底。手捏紧止住唇边的笑意,趁热打铁道:“为表诚意,晚会结束我立马给你一张支票,现在,我正式对眼前的女士发出邀请,你愿意做我的舞伴吗?”

悦明溪紧咬嘴唇,淡粉色的唇瓣被咬的愈发红润,殊不知是在勾引眼前的男人恨不得现在马上抱住这个纤细的女人狠狠地品尝这张樱唇美好的滋味。

转过身,掩盖自己的狼狈,假装在车里翻找东西,待冷静下来后,才掏出一张崭新且高端的名片递到女人的面前,莞尔一笑:“为了增加真实度,这是我的名片,正式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冉清文,冉氏集团的总裁,将来有可能是董事长噢……”

女人不放心地掏出手机,抱歉一笑,“我再考虑一下。”实则偷偷转过身对着名片上的信息网页搜索,网上的信息更加详实,甚至还有许多采访的视频,悦明溪好奇地点开一段,却忘了关手机声音,巨大的背景音乐声和冉清文的侃侃而谈在寂静的夜里极为突兀。

冉清文纵横商场,当然知道女人的小心思,耐心地在一旁等待,直到听到自己曾经的采访回答,才嫣然一笑:“这下你该相信我的话了吧。”

“可是……”悦明溪不好意思地嗫嚅嘴唇,“我…并不会跳舞吧,只是会一点大学的华尔兹,不知道…这个可以吗?”

男人满脸笑意地揉了揉女人柔顺的头发,声音和风细雨般道:“完全ok,毕竟我也只会一点点华尔兹,到时候还希望你不要见笑呢。”

悦明溪就算有再厚的脸皮也坚持不住了,不安地站在原地抠指甲,不过一会儿,便郑重地点头,答应了男人的邀请。

不管事情的真实性,只要能得到这30万,解燃眉之急,抓紧把弟弟的手术做了,明天就是最后的期限了,拿到钱一定要快点回医院,要不然弟弟发现自己不见会着急的。

正巧,纠结这会儿时间,接送的车来了,上车之前,冉清文打量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