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上去很为难的样子?”

悦明溪木讷地点头,后知后觉地抱住擦破皮慢慢溢出血珠的伤口,冉清文刚刚就摸到了类似血液的温热,执拗但又温柔的把女人的袖子往上拉,倒吸一口凉气。

应该是摔倒时被石头划伤的,此时血液滴滴从伤口处渗透出来,把纯白的毛衣染上一朵一朵的红梅,冉清文心疼皱眉,指腹摩挲滑嫩的皮肤周围慢慢泛起来的青紫,大有肿起来的势头。

倒不是伤口吓到他了,而是一想到这么好看的手臂如果处理不好,留下一道难看的疤痕,多么暴殄天物啊。

悦明溪在男人柔情的注视下神情愈发不自然,拂过冉清文的手指,摇摇头:“没事儿的,重要的是这个钱,您看能不能少点儿?”

女人实在是太紧张了,毕竟谁也不想就此背上百万的负债,只能单纯且可笑地像菜市场砍价般,祈求别人能不能再少一点。

冉清文被逗笑了,不经意间轻笑出来。这个小绵羊实在是太可爱了,看她,微微低头,局促不安的模样,把青涩,美丽写在脸上,微卷的短发显得俏皮,简直就是个人间尤物!

不知道……

舌头不自觉舔了一下干涩的嘴唇。

他怎么舍得让美人带着伤口在这大冬天的大马路上冻得瑟瑟发抖呢,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击着瘦削的下颌,装作努力思考的模样,忽然眼睛一亮。

“不如这样吧,我给你一份工作,给我那顽皮的妹妹当家教,一个月两万,这样一来你既有了高薪稳定的工作,还能慢慢的还我的款,怎么样?”

“这怎么好呢?”

悦明溪被冉清文想出来的办法吓了一跳,哪有受害者还帮肇事者想办法找工作还款的呢?他因为自己损失了这么,还满怀善意的帮助她,实在是让她受宠若惊。

冉清文勾勾唇,继续放出大招——金钱的诱惑。

“不过今晚,我赶着去参加一场宴会,可以邀请你当我的舞伴吗,我给你额外30万的报酬,如何?”

30万?…!

这个敏感词汇刺激悦明溪猛地抬起头,那岂不是能够救自己的弟弟了?!

忍住热泪盈眶的冲动,捂住嘴惊喜道:“真的吗?!”

但是马上又反应过来,只是当一次舞伴,她怎么配拿这么高的薪酬,面前看似不凡的男人会不会骗她。

于是又加问了句令人啼笑皆非的问题:“你很有钱吗?”

这句话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