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光触及到司机抓着的手腕时,目光一凝,语气带了丝丝寒意:“你在做什么?”

司机被冉清文突如其来的问题弄得发懵,愣了一下才回答:“冉总,这个女人把您的车和电脑弄坏了,我帮您抓住她。”

悦明溪的脸色变得更白了,竟然还有电脑?

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让两人大跌眼镜。

只见车上的男人打开豪华的车门,价值不菲的牛仔裤将腿的修长展示得淋漓尽致,脸上浅浅的带着一层温暖的微笑,像是一抹阳光,灿烂明媚。

轻声一笑:“松手,你没看到小姑娘都快哭了吗?”

司机连忙把手松开,害怕迟了一秒就被冉清文炽烈的眼神活活烧成灰烬。

悦明溪纤细的皓腕上的红印如同梅落的凤翎沾染的朱砂细细描绘,支离破碎的美感浓墨重彩,像是一朵朵红梅绽放在冉清文弯弯的眉眼中。

太美了……!

冉清文不禁在心里赞叹。

但是不敢将自己的想法流露表面,害怕吓到了这个绵羊般的小美人。

绅士地仿佛不经意间拉过悦明溪的手,面上带了责怪的神情:“对不起,我的司机太鲁莽了……不知小姐姐有没有受到惊吓,我一定代他向你赔罪!”

话语中一句都没提车的事情,而站在后面的司机两只腿颤抖个不停。

悦明溪明亮的眼眸闪过一丝不解,因为刚刚含带泪水,此时晶润透亮,如同一只不谙世事的小鹿,狠狠地撞击着冉清文的心灵。

生怯怯地把手从冉清文温暖的掌心中抽出来,面露抱歉:“先生,对不起,请原谅我……”

悦明溪的话尚未说完,男人作了一个“嘘”制止女人接下来的动作,周正的眉眼轻松莞尔,轻松回答:“怎么会怪你呢,你可真是太善良了,哦……让我看看你有没有受伤,我的车马上来了,一会儿可以同路去医院检查吗?这样我才能安心。”

什么?

单纯的女人愣在原地,看着面前温文尔雅,风度翩翩的男人不知如何是好,明明是她不知死活,闯了红灯,却被受害者抓住手说对不起,这与想象中的实在反差太大了。

善良的悦明溪即使身处困境,也不肯给别人造成损失和麻烦,即使现在自己急需钱。

“我没事,谢谢,你的车我会想办法赔你的,我们可以留一个联系方式,如果你相信我的话。”

冉清文微微凝神打量眼前的女人,廉价的毛衣笼罩纤细的身躯,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