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等大事可真的是隐瞒不住,没多长时间就彻底引爆开来通传一片。

这对梁国人来说,无疑是巨大的打击。

他们是骄傲的,自朱温即位以来,梁国日益强盛,在几次战争中胜利,并成为大陆第一强国,使得国民自信逐渐提高,到膨胀的地步。

他们看不起其他国家的人,把随意的入侵当做是理所应当。

梁国曾几次攻打大康,随意干涉别国内政,都未找理由,想打就打。

几年前的大败,给了他们当头一棒,可他们依旧还未真正接受现在,依旧虚伪的护着那所谓的骄傲。

大梁不能屈辱的求和。

因而,从梁武帝朱温到其下所有人都把朱桢这个替罪羊推了出去。

可现实终究是现实。

当割地赔款的消息传开,很多人都因无法接受而崩溃……

“为什么?”

“我大梁百二河山,兵强马壮,傲然于世,如大宁这般才建立短短六年的新朝怎能迫使我大梁签订如此辱国的协定!”

“一个行省就这样给了大宁!”

“陛下啊!”

北林行省,首府尉城,一个小贵族高呼着。

得到总督府下发的通文,他们必须要尽快离开,转到北祁行省,再过不久这里就要被大宁军队接手。

这也使得赔款割地的协定彻底传开。

自大梁建国以来,倒也发生过类似之举,与魏国多有争端,今天你侵占我,明天我侵占你,可主动求和割地还是第一次。

谁愿意被迫离乡,尤其还是在这种情势下,心里的滋味是可想而知?

这简直就是晴天霹雳。

平民百姓还好一些,尤其是生活在北林行省,近年来因为战争的缘故,经常性的被强征进了军伍,又或是被拉去做了后勤运输。

最差也不过是个这样。

倒是官吏贵族们最受侵扰,他们哪敢留下来?

大宁军队或许不会对老百姓怎么样,但一定不会对他们客气。

他们家底丰厚可不是那些平头老百姓可比,万一被洗劫了怎么办?

韆釺哾根本无需多言,个个都像是逃荒一样。

官道上马车拥堵都排起了长队,都是急于逃离的人。

总督府还下了严令,要求已经耕种的土地要将苗种全部刨出,绝不能便宜了大宁。

这可是一个狠招。

便宜不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