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大师 > 历史小说 > 冠盖乱京华 > 第九十章是我输了
“准确来说,救你的是楚公子,你是知道的。而且我是知道了皇兄的打算之后,才将你带离那里的。”

  “抱歉。”宁玉想起一开始便对“大梁宥王韩彻”这个人,带了些偏见,所以这句抱歉是必要的。

  “跟我永远不用感到抱歉。”韩彻的眉眼终于舒展开来,这些日子,他可没少为怎样和宁玉将事情交代清楚而费神。

  “如果说是要报恩的话,我在南宣的时候,给予你的不过是小恩小惠。可你对我却是有多番救命之恩。”宁玉心中再次泛起了波澜。有恩报恩,有仇报仇,这本是理所应为之事。

  “都说人,是最难接纳见过自己最卑微的一面的人的。”宁玉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也因为韩彻就是那个见过自己最狼狈的一面的人,所以才一直阴阳怪气地对他。

  “而我和你,好巧不巧,大概都是见过了对方最卑微的一面的人吧,怎么就宥王殿下这么奇特,该不会是有什么后招在等待着我吧?”

  “轰!”还没等韩彻回答,对面传来了一坍塌的响声。

  “你没事吧?!”韩芷赶紧下去将北堂丰烨捞了上来。

  “没事没事儿!”北堂丰烨下意识地先离得韩芷远一点儿,结果就发现前面那两个人笑得这般猖狂。

  “孙子说,停止嘲笑是人和人之间建立情谊的桥梁。”北堂丰烨扶着腰,一瘸一拐地走到了宁玉和韩彻面前,满怀正气地对他们俩说道。

  “孙子不是写兵法的吗?还会说这个呢?”韩芷跟了过去,疑惑地问道。

  “老子还说了,除非不好笑,否则不会笑。”宁玉说着,还忍不住笑出了声。

  “我输了。”宁玉笑着,目光再次落在棋局上,看来输赢已成定势啊!抬头目光对上韩彻的那一刻,笑容僵了僵。

  “其实,是我输了。”韩彻抬眸看着宁玉,眼神温柔得像是能掐出水来。

  “我们两个是不是不应该在这里?”韩芷看着面前的两个人,又看了一眼北堂丰烨,手不由自主地就搭上了他的手,随后发出一声感慨。

  “是你,不是我们。”北堂丰烨转过身,十分自然地卸下了韩芷的手,韩芷有那么一瞬间的失落,随即凑得离宁玉更近了一些。

  “玉姐姐,要不,你还是帮他看看吧。万一摔出个好歹来,将来出什么问题怎么办?”

  被韩芷这一番话给刺激到了,北堂丰烨转过身来,“不用,我的身体好得很!”

  宁玉扫过两人一眼,“走吧,到后面去,我帮世子把把脉。”

  这里只有宁玉和北堂丰烨两个人的时候,宁玉一边帮北堂丰烨诊脉,便低声对他说道,“不好意思,上次是我误会了。在这里向你道歉。”感情的事情是不能够勉强的,既然北堂丰烨原本没有喜欢的人,那他同那些姑娘们说说笑笑的,虽然有伤大雅,但也是他的私事。

  “哇,有生之年,我还能听到你给我道歉呢!功德圆满了!”北堂丰烨听了,心里像是乐开了花儿一样,顿时身上还有什么疼痛,统统都抛到九霄云外了。

  “什么事都没有,不过皮外伤而已。”宁玉出来告诉韩芷,安安她的心。

  随后,北堂丰烨带着他们三个去了一个好地方,七里街的正春阁。将整个阁楼都包了下来。

  “这地方,是我在定陵这些日子以来,吃遍城里各种美食,发现的最好的地方,最重要的是没有人会打扰。”北堂丰烨得意洋洋地向他们介绍。

  “你不是受伤了吗?不能喝酒吧?”韩芷见一下子点了这么多酒,北堂丰烨又是个好酒之人,待会肯定控制不住自己喝多少。

  “公主,今天能别再提我......受伤的事了吗?”北堂丰烨顿了顿,颇有些无奈地对韩芷说道。

  “今晚就当是好友一起吃吃饭、喝点小酒了,不管礼节,放纵这一回又如何。”韩彻说这话时,眼睛仍然是长在宁玉身上了。

  宁玉倒是一开始也没喝酒,主要是戴着这个面纱也不方便。

  “你把那家伙取下来吧,多碍事啊!”北堂丰烨见宁玉只是礼貌性地喝了一小口,便怂恿她将面纱取下来,大口大口地喝酒。

  “是啊,玉姐姐,这里又没有别的人。”韩芷也听说了颜玉得了一种怪病,脸上生出了黑纹,所以才一直都戴着面纱。容貌对女子固然重要,哪怕是玉姐姐这般脱俗之人都不能不在意自己的容貌。平日里戴着面纱,也是不希望看到别人异样的目光。可是今日既然说好了,是朋友一起吃饭,那就不必在意那么多了。

  宁玉也没有多说什么,便取下了面纱。她对脸上的黑纹是没什么可在意的,但是周围人的关心,或者嘲讽,有时候也难免让她生出了一些躲在面纱之后的心思。

  韩芷看着宁玉,就算脸上有那些看起来很可怕的黑纹,可是当目光落在她的身上的时候,还是感觉十分地美丽。

  没过多久,宁玉和韩芷就喝醉了。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宁玉居然出乎意料地在这个晚上没有任何防备,就这样任自己喝醉过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