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大师 > 玄幻小说 > 魔道浮屠录 > 第三十章 羁绊
豹爷死了,二十一颗人头为他买了单。

  门庭若市的将军府,贵人震怒,下令彻查。

  护院长,难得的回来一次,和乐爷足足聊了一个时辰,走时,乐爷被打飞屋外,流血不止。

  佛爷得偿所愿的回到了将军府,一切好像做梦一般,近日来的生活变化,让我有些猝不及防。

  好在事情由不得我,也无能为力,一切一如既往的那么平静,丝毫不见河流的暗渠。

  安心的陪在师父身边,照顾好他的饮食起居,护院长出手不轻,师父一直不见好转。

  不过这件事好在,总算是含糊过去了。

  面对护院长斩钉截铁的言辞,奴园所有护院的作证,本来就对豹爷知根知底的贵人,也不好在说什么。

  焚香祭拜,豹爷头七的那天,是我第一次见到贵人,并未我想象中的那么惊艳,一身黑色素衣便服,未酌粉黛的样子,像极了邻家的小妹,只是多了一份英姿。

  她就站在那里,看着豹爷的灵位,什么也不说,也未曾上柱香,半响后,叹了一口气,转身的离开了。

  只是从她惊鸿一瞥的眼角中,我看到了那朵察觉不易的阴红,想来也是个至情至性的人儿。

  在护院们八卦的口中,知道了,她就是主上的妹妹,闵乐郡主。

  人群熙熙攘攘,但是随着贵人的离开,最后连个守灵的人都没有。

  有人说人走茶凉,是也不是,豹爷这种人,至少还有贵人来看望,可见还是有他的优点的。

  生活貌似渐渐的回归以往,不,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没有了豹爷和佛爷的奴园,像是暴风雨过后的晴空,那么的安详,宁静,充满了生机。

  新奴们,全部由重伤未愈的师父管理,不用再受惨无人道的虐待和压迫,哪怕过得不如曾经,但是可以像个正常人一样,正常的生活。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对于奴隶来说,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就怕人心不足,让人如履薄冰。

  不过那已经是很久以后的事了,至少现在是我一生中,最安逸的一段时光。

  老实说我不是一个心细如尘,观察入微的人。

  现在身边已经在无威胁,面对着初得至宝,更何况是梦寐以求的妖精,我完全不用掩饰自己的愉悦之情,虽财不可外露,但仍旧每天傻不拉几的笑着。

  回想以前电视上,小说里,种种飞天入地的影像,涌入脑海,让我不得不浮想联翩,心急似渴的到了,一天不看个十几次都无法入睡的程度。

  随着我越来越勤勉的次数,妖精虽然没有任何孵化的迹象,但是周围的煤球却肉眼可见的越来越小了,一开始还可能马虎大意,以为记错了。

  可是随着时间推移,这已经不是煤球,就快变成煤珠的事实,我要是忘性再大,那也不是瞎啊。

  想发现新大陆一般,每日照顾完师父后,我就把自己关在屋里研究起原因来,但是这个东西仿佛有灵性一般,仍我如何观察都无动于衷。

  但是只要我不看它,周围的煤球确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小了。

  我盯着他半天,确定它有古怪,但是又无人可以解答我的疑惑。

  师父没有灵兽,对我的帮助不大,怕影响他休息,害他担心,也没敢告诉他。

  哪位老人,,,,,嗨,算了,每一次见他都感觉,总没好事,处处要坑我,这种人心机沉重,还是远离一点的好。

  苦恼了半天得出一个结论,这或许是类似于某种“采阴补阳”的契机。

  同向相吸,异性相斥,这种有灵之物,就像是一颗种子,只有在他需要的土壤里,才能在成长,人的骨肉就像是无本之木,全靠人体的灵力培育,所以哪怕属性相同,也需要长年累月的滋养才能孵化,跟血肉关系,应该也有,但是关系应该不大。

  我深以为然的相信着自己钻研的理论,越想越对,但是它为什么只有在我不察觉的时候吸取养分那?

  百思不得其解,啊,对了,我敲了敲手心,“万物有灵”,我看着煤球的眼神,越来越兴奋,这或许是它逐渐觉醒的契机。

  我接触煤球,时日尚短,即无养孕之恩,也无骨血交融之义,它刚刚觉醒朦胧的意识,肯定为了自我的安全,对周围的一切充满警惕。

  微笑着给自己找了个自认为最合理的解释,师父尚且正在修养,灵力我还没来得及修习。

  但是血肉,我表情坚韧,狠狠地咬着牙,从大腿长,不易被人察觉的地方,切下一块巴掌大的肉来。

  冷汗直冒,斗大的汗珠,噼里啪啦的打落在身上,有生以来,虽然也被毒打过,但这还是我第一次受到如此重创,还是自虐。

  咬牙切齿的咬着衣袖,不让自己叫出声来,看着煤球的眼神,越来越炙热,一切都是值得的。

  人的疼痛感,会逐渐麻木,成为习惯,挺过最艰难的时刻,我拿着血肉,把煤球包裹起来,放在瓦罐里,又收集起地上的血液,把砸碎的煤渣铺盖在上面,待煤渣浸透血液差不多的时候,又慢慢的用手划拉到瓦罐的肉球之内。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