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大师 > 玄幻小说 > 魔道浮屠录 > 第二十九章 春泥
乐爷的收徒宴,举行的很热闹,所有人几乎都到了,除了长年不在的护院长,和只有必要时候出现的管事以外,这么隆重的晚宴,照理说佛爷和豹爷都应该出席的,结果却并没有。

  虽然没人喜欢他们,更没人在乎他们来不来,但是三位监工,两位不到,要说没有猫腻是假的,不过,都是上头的决定,我们这些小兵的操什么心。

  对此我也抱有疑虑,不过却没有想的太多,毕竟是今天的主角,虽然我年纪“小”,理应喝不了酒。

  但是护院们,都是粗人,哪管这些,仍不时的拿着酒水逗我,师父也不阻止。

  一圈而过,就被他们灌得人事不知,躺在地上,还是阿娘心疼我,把我抱起来,放在偏屋的床上,才微笑着离去。

  人人兴致十足,汗快淋漓的痛饮着,好像喝的不是酒,是白水一样。

  可是就在他们肆意发泄着情绪,打闹玩笑,胡吃海喝的时候,铜铃楼的钟声,不合时宜的响起了。

  “铛铛铛”。好似瞬间被浇了一盆凉水,被扔在寒风之中一样。

  人人匆忙的放下酒碗,慌乱的跑出屋子,看往铜铃楼的方向。

  黑夜漫长而深邃,众人想不通这么晚了还会有什么大事。

  几个摇头晃脑,酒醉不醒的人更是站都快站不稳了,可见是喝了多少。

  乐爷是最后一位走出来的,目光越过乱糟糟的人群,看向铜铃楼,旗手在用烛光,打着信号。

  “不好,走水了,还清醒的人快随我前去救火。”乐爷紧迫的吩咐道,看向四周。

  终于发现了,走水的方位,嘴里喊的着急,跑起来却不急不缓,脚步甚是轻浮,好几次像要摔倒一般,也是饶了不远的路,等到了豹爷宅子的时候,又发现忘了拿水具,来回的奔波着,大家都意识不清,脑袋晕乎乎的,手忙脚乱的不已。

  好在火,终于是熄了,看着几乎全部烧焦的房屋,众人无不一身冷汗,忙碌了半天,酒是清醒了不少。

  乐爷把被烧焦的尸体放好,虽然已经面目全非,认不出本尊。

  不过就以目光毒辣的乐爷看来,这两具喉骨尽碎,全身骨折的焦尸,心下已经十分了然。

  吩咐好护院埋好遗体,乐爷脚跟不稳,深情恍惚的说道:“这次豹爷宅院起火,全因我举办晚宴呼朋唤友而起,未能及时发觉,是我失察之罪,责任全由我一人承担,日后护院长和管事大人,问起来,你们就如此说,明白吗?”

  所有人都醉醺醺的,哪怕清醒不少,也都五迷三道的,大脑根本就不清醒。

  不过也都明白,这责任追究起来都是玩忽职守之罪,乐爷这是要一力承担罪责啊。

  无不感激涕零的欣然允诺,感恩戴德,不过更有甚者,聪明伶俐之辈,为乐爷开脱。

  “豹爷脾气阴晴不定,今夜更是狂砸器物,一定是他,不小心点燃火烛,引起火源,被吞没而死,大人已经及时赶来救治,无奈火势凶猛,与大人无忧,大家说是不是啊。”

  “是啊是啊,我们已经尽力了,今夜乐爷操练我等,我们已经敢来的很及时了,是火太大了,乐爷已经尽力了,大家说是不。”众人无不纷纷附和。

  “是啊,是啊,是豹爷失手点燃火源,我们已经尽力了。”

  大家潜在的达成共识,法不责众,更何况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没有人会为了,一个人人都不得意的豹爷,击鼓鸣冤。

  谁管他是怎么死的,更没人在乎他的死活,犯不着为他请罪请罚,不值得。

  所有人都在为乐爷和自己酒醉误事开脱。

  乐爷看着大家盛意拳拳的样子,摇头苦叹:“好吧,都散了吧,有人问起,只管按我说的做,都散了吧。”

  护院们为了乐爷的耿直,不平,慢慢的散了开去。

  暗暗骂他死脑瓜骨,不会转弯,先不说豹爷的火,是不是他失手点燃的,反正已经烧光了没了证据。

  他喝的那么多酒,已经很拼命了,这种情况的突发事件,就算护院长在,也都是无能为力得主。

  法不责众,为自己开脱,那也在情理之中不是吗?。

  真不知道乐爷是怎么混到这个位子上的,耿直的过头了。

  看着逐渐散去的人群,乐爷刚才还烦躁迷离的眼神,转瞬间,就变得冷酷清醒起来。

  举步就要往回走去。

  却听见“啪啪啪”的鼓掌声,不合时宜的响起。

  黑暗中走出一个乐呵呵的胖子,一边走一边鼓掌,走到乐爷眼前的时候,伸出了大拇指道。

  “乐爷就是乐爷,好手段。”

  乐爷停住脚步,转身看着不速之客,清冷的脸上,毫无表情,只是身边的气息特别沉重。

  “唉唉唉,乐爷别误会,别误会,我就是个小人物,今天就是恰巧路过这里,看到一场引火**的把戏而已,只是这把戏骗得了这些下人,要想瞒得过护院长和管事大人,恐怕太天真了一点吧。更何况,豹爷还是贵人不时关照过得人,如果这么简单,我早下手了,您说不是吗?”佛爷嬉皮笑脸的止住脚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