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大师 > 玄幻小说 > 魔道浮屠录 > 第二十四章 云中显贵
夜,爱郎收起狂浪不羁的笑容,一步步的走到,被帘子盖住的发妻身旁。

  掀开白布,看着她百花凋零的脸,眼神是那么温柔,动作是那么轻柔,就怕是弄伤了沉睡的人儿。

  抚着她依旧光鲜亮丽的秀发,把她搂在怀里,毫不在意的弹去,躁动的蛆虫。

  说着太多说不完的情话。

  “还记得吗?你说过,这是我们的家,无论以后,谁先离开,留下的人,都不准走,哪怕只有一个人,那也是我们的家。。。。”

  爱郎就这么的坐了一晚,说了一晚,目光温柔了一晚,声音也慢慢的沙哑说不出话。

  黎明的阳光照进客堂,他有些受不住的挡着自己的眼睛,恍惚间,好像才发现现实一般。

  终于意识到了爱妻的亡故,看着她已经认不出来的脸,他却干噎着,在流不出一滴眼泪,嗓子一点都发不出声音。

  放下亡妻的身体,爱郎起身踉跄的关上了门窗。

  他不想自己最美的妻子被人看到,哪怕要走也要体体面面的离开,她说过,她要做最幸福的人,死在最爱的人身旁。

  她真的做到了,那我也不会食言。

  从后厨端来干干净净的清水,里面还飘着些许花瓣,爱郎褪去她的衣物,用心擦拭着,拿出她身前最爱的衣服,为她换上,甚至还画了一个精美的浓妆。

  以往她都嫌弃自己笨手笨脚,如果她现在在这里,一定会揪着自己的耳朵冲他吵闹,原来你是故意的,以前根本没有用心,你个坏蛋。

  然后生气的跑到一边,不理自己,晚上还不让自己上床。

  妆容完毕后,爱郎在发髻上终究是没有天赋,只能简单的梳理着。

  梳下寸寸青丝滑落,爱郎小心翼翼的的收好,包在怀里。

  该说的话都说了,该做的事,也该做了。

  最后望了一眼,身旁的事物,爱郎深情的吻住了她的嘴,转身踢到了事先放好的火油。

  然后丢下火折,慢慢的离开了。

  这是他的家,还有他的爱人,他答应过她,要生死相随,绝不离弃,他食言了。

  周围的人,在忙碌的慌乱中救火,未曾察觉到一个已经离去的人影。

  火势终于熄灭,或者说烧光了,周围的人看着一片漆黑的土壤,无不泪泣悲歌。

  “爱郎,你终究放弃不了倪殇。”

  游击府,并非不好找,相反极易寻得。

  游击府全名游击将军府,是嘉峪关的防御中枢,特殊的地理位置赋予它管理着大到各国使节使者,纳税朝贡,小到异国商旅互通有无,游侠,异兽,叛国者,贩夫走卒,各种各样的人在这里数不胜数。

  护法国师之流,更是如过江之鲤,尚且得不到召见,更何况他一个身无长物的废人。

  爱郎已经守在府口处三天了,他没有路引,得不到通传和召见的机会,他只能一直等,他不知道他的名字,但是他非等不可,这是他唯一的希望。

  三日来,他守在这里,仍是风吹雨打,也不移寸步,就在这里苦苦的熬守,渴了就饮街边的露水,饿了,就食商旅客剩的残渣。

  身体本就大病垂危的他,也不知是怎样挺过去的。

  要不是守府的护卫,见他颇有几分颜色,真怕是得罪了府内不知道名的权贵,早就把他当做流民轰出去了。

  饶是这样,仍是出气多,进气少,眼看快不行的时候,终于见到了那个被自己咬伤的护卫。

  爱郎发疯似的跑到他的身边,还未出口,就被他条件反射的摔晕了过去。

  商人们谨小慎微,以为遇见了强盗,大惊失色的呼喊起来,人群开始慌乱。

  守府的官兵,登时就迅速的冲锋上来,把被人群孤立的护卫团团围住。

  “闹事也不看看地方。都给我闭了,你,给我说怎么回事。”长刀横向,指着把爱郎摔倒在地的人大声问道。

  也不怪府兵对他横眉冷目,刚调来没多久,就被人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发生这种事,谁受得了,这要不给解出个子午某有来,只怕真得杀人立立威风,以为自己真的就是个软柿子,任人捏咕。

  护卫暗自咒骂,真他娘的倒霉,多年的习惯已成本能,谁能想得到歹人这么脆弱,周围的人更是没见过世面的大呼小叫,还碰上了这个不熟悉的愣头青,真是倒霉到家了。

  望着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歹人”,感觉有些熟悉,上前剥开他额前的长发,顿时心下了然。

  “你他娘的是不是不把老子放在眼里,来人啊,给我剁了他喂狗,头宣城门三日,以儆效尤,我看谁还敢闹事。”守府兵见他无视自己的问话,勃然大怒起来,下令立即扑杀。

  “慢着,府令在此谁敢造次。”护卫当机立断,抽出自己的怀内令箭,拿在手上大声的喊道。

  刀差二寸,直至眉心,就停在自己眼前,护卫抓着令牌的手冷汗直流,心如洪钟,当真是鬼门关前走了一遭。

  “府令?没听过,拿来看看。”新上任的府兵刚来没多久,毕竟不怎么熟悉府内的情况,不过从来只有军令,何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