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大师 > 玄幻小说 > 魔道浮屠录 > 第二十三章 豹爷上
在奴园里,大家都不想见到豹爷,不是因为长的他难看。

  如果他不说话,安静的躺着,甚至给人一种阴柔的美,很是赏心悦目的一件事。

  豹爷是个什么样的人那?认识他的人,无不说他为人刻薄偏激,生性凶残,狠毒暴戾,是一个十足的变态。

  其实豹爷长的并不凶悍,你甚至联想不到他的俊美,如果他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不熟悉他的人,你甚至根本厌恶不起来。

  但是豹爷,之所以叫豹爷,绝不是因为让人羡煞的容颜,而是让人畏惧的手段,暴躁的性格和变态的喜好闻名。

  有时候他甚至可以一天都不走出刑房,饭都不吃,以虐待折磨他人为乐,落到他手里的人,死亡是最恩赐的惩罚。

  相比施暴的手段和过程,豹爷更喜欢看他们痛不欲生,啼哭哀嚎的样子,这让他上瘾,乐不思蜀,达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落到他手里的东西,已不能称之为人了。

  而每一次施暴的时候,他都嗤笑的像个艺术家,冰冷癫狂的眼神,让人不寒而栗,残忍的手段更是掩盖了他的华美的外表,让人发自内心的胆寒。

  其实豹爷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出身虽然平庸,但是靠着不错的长相,祖传做面的手艺,哪怕世道艰难,也有一份不错的生计。

  而且性格可人,成了远近驰名的人物,县里的夫人小姐都以吃他的面为荣,门庭若客,往来不绝。

  后来哪怕娶了妻,也未见浪蝶乱入,那个时候他姓包,人人都叫他包爱郎,可见对他的喜爱。

  夫妇和睦,邻里友爱,也不用为生计发愁,那个年月里,爱郎绝对是最幸福的人。

  不过世事无绝对,人生的转折往往只在一瞬之间。

  某天爱郎一如往常开门迎客,才刚打开门口,就被十数人匆忙涌入,以往虽然生意不错,但是这么多人,还都是男性却是头一次。

  莫非自己技术又精进了,爱郎不做他想,热情的招待起来。

  面上来后,却无一人动筷,爱郎在心里嘀咕“不会是要吃霸王餐吧。”

  看了看这么多人,他有些紧张,这么多年来虽然也不是没有,但是这么多人吃霸王餐,却是头一次。

  正在愁眉不展的时候,人群中一个纤细的身影率先动筷。

  其余的人扔就那么干坐着,看他进食,听着他“呲溜呲溜”咀嚼的动静。

  “面不错”来人用餐完毕,擦了擦嘴角,简练的夸奖道。

  “呵呵,客官,喜欢就好,只是这么多人,,,,,”爱郎讨笑的陪好,笑起来好似牡丹争艳一般,用手指了指其余人桌上的面条说道。

  “不知是小店那里做的不好,怠慢了各位,,,,,,,”

  来人一时有些走神,甚至没听清他后面的话。

  爱郎说了半天,也不见对方回应,转头正好看到了对方有些羞红的脸。

  “客官,这是染了寒症吗?”爱郎上前关切的用手抚了下来者的额头。

  来人受惊的退了一步,险些摔倒,脸色更加红润,慌忙的逃到屋外,平复下躁动的心情。

  周围的人迅速围上,把爱郎折手擒到在地。

  “啊啊啊”爱郎一介草民,何时受过此等大罪,双手像被折断一般的别在脑后,痛的他斗大的汗珠,泪如雨下,叫声甚是凄厉。

  屋后的娘子,听的心中一突,摔下手中的肉粒,慌忙的跑到前面。

  看到爱郎被人如此对待,像发了疯的母猫一样,对着施暴的人,玩命抓咬。

  抓着爱郎的人不耐烦的随手推了她一把,就把她推到在墙角上晕了过去了。

  爱郎看见爱妻昏倒,生死不知,双目赤红,形同鬼厉的哭喊,剧烈的挣扎着,不顾剧痛,死死的咬在他的人手上。

  对方气息冰冷,眼神极为不善,就要用力掰断他的胳膊。

  “住手”

  嘹亮而急促的声音,打断了施暴者美好的愿望。

  顺从的松开了爱郎的手臂,他却依旧不解恨的撕咬着自己,鲜血淌满了整个手掌,这块肉,怕是留不得了。

  轻微的挪了下位置,挡住来者的目光,“咔嚓”一声,不被察觉的卸下了爱郎的下巴,在来人走到身后的时候,迅速而娴熟的安上,前后不过两秒,手法之老道。

  来人越过他的身边,搀扶起已经状若疯魔的爱郎。

  看着他目光赤红,急切的望着躺在地上的夫人,发髻在刚才挣扎的时候,凌乱四溢,撕咬他人后更是满嘴血腥,不时的嗯哼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声响,犹如凶兽。

  好好一个俊美的人儿,这才过了一会,怎么变得如此悲凉。

  满怀愧疚的从怀中取出几枚金道。

  “今日之过失,全由我一人承担,这是于你们的诊金,剩下的算是对你们的补偿,如果不够,就到游击将军府寻我。”

  来人说的真心实意,爱郎充耳不闻,倔强的甩开来人的搀扶。

  手中的黄金洒落在地,爱郎步履阑珊的向着爱妻走去。

  靠在她的身边,耳朵贴近她的鼻子,还能依稀听闻她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