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大师 > 玄幻小说 > 魔道浮屠录 > 第十九章 何为灵
“以后还是要躲远点,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吗的。”夜色凄凉,我懊恼的走在回家的路上。

  暗暗发誓以后,绝对不要烂好心,今天的事情可大可小,要是一个不好就是连罪,我死不要紧,我的家人。

  越想越怕,这种恐惧的心理,让我今日来愉快心情荡然无存,人最怕什么来什么,希望他们不要做的太过。

  但想想又觉得不可能,他们虽然看起来颇为凄惨,但是看样子也绝不是容易屈服的人,奴园的变态的环境待遇我在清楚不过,他们那样出身的人是绝不会适应,只怕要出大事。

  我咬着牙关,为自己的多余举动,烦躁不已,但慢慢地也就释然了,事情要来你怎么也阻挡不住,事出突然和尽在掌握还是有区别的,至少我该想好退路才是。

  一边的苦苦思索,一边慢慢悠悠的走回家里,阿娘已经熟睡,炉旁还有半块蒸饼,看来厨子相信我的,对阿娘好上不少。

  我微笑的看着阿娘熟睡的脸庞,把称之为被子的衣物往上盖了盖。

  其实我要的并不多,但是很多事我真的无能为力,想起焦花园的阿姐,天狼营的阿爹,幼小的泪腺都快要哭出来了。

  “三十来岁的人了”我自嘲,擦了擦本不该流出的眼泪,收拾糟糕的情绪,人一定要学会自我调节,不然崩的太紧,累不说,还很容易崩溃。

  奴园可以放松的事情不多,以往睡不着的时候,我就喜欢走到阿姑的院子里,陪怒杀坐一会,多数的时候我在说,它就咪咪眼睛不理我,反正它也听不懂,我也不在乎它的态度,只是有时候墨迹的烦了,还是会拿爪子扒了我,今天太晚了,就不打扰它了。

  借着炉火,我迫不及待的拿出老者给的煤球,仔细的观察着。

  其实回来的路上我已经看了很多次了,无论从外形还是质感,这怎么看都是一个煤球,一点出奇之处都没有。

  如果不是我亲眼所见,这是从老者体内拿出的话。我早就把它扔到炉子里烧火了。

  “这就是我唯一的机遇吧。”我乐观的安慰自己,说不定真是个神物也说不定,只是说出来自己都有点不信。

  就算自己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但看老人的窘境也知道,他出身不凡,能把这么高贵的人贬为奴隶,怎么可能察觉不出他的底牌和异样。

  要么是不成气候,要么是不在乎。

  分配到奴园,大护院长不在,守卫又没有增加,应该是前者几率更大一些。

  虽然看不明白这东西的用处,但我依旧精心的把他揣到怀里,好在它不是很大。

  可是想想又有些不放心,放在别处又觉得不合适,灵机一动,在炉旁捡起几块差不多的煤球,混在一起,别说,要不是我特别留意过,自己都分不出来。

  收拾好其余护卫送的礼物,我爬进阿娘的被窝,阿娘习惯性的把我搂在怀里。

  感受着彼此的体温,想着近日来发生过的事,永曾君这个名字,给我心里阴影又提高了不少。

  生活如此艰难,我不得不步步为营的乞活着。

  思虑着老者可能的举动,我决定先发制人,让自己不那么被动,未雨绸缪,置身事外是最好的办法。

  如果不能,就别怪我了。任何人都不能威胁我家人的安全,我寒芒凌厉的眼睛慢慢闭合,宁我负人,莫人负我。

  我也不想的,一切的危机必须抹杀在摇篮里。

  为自己疯狂的想法吃了一惊,我紧紧的搂着阿娘的身子,让自己颤抖的心得以平静。

  秋风萧瑟,又是肃杀的季节到了。

  凌晨,天刚蒙蒙亮,我早早的起床,和阿娘一起去厨房,给护院们做些早饭。

  本来我是不用来的,但是昨天一夜我辗转反侧,最终觉得还是赌不起,命运必须把握在自己手里。

  我接过厨子给师父的早食,踉踉的端着路过老者的身边。

  他微笑点头,向我示意,我满含愧疚的掏出昨夜剩下的半张蒸饼,什么也没说的走开了。

  老者盯着蒸饼片刻,叹了口气,苦笑着摇了摇头。看了看身后熟睡的族人。

  万般皆有定数,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谁也奈何不得。

  走到师父的门前,我轻轻的敲了敲门,没有回应,正要继续,师父已经穿戴整齐的打开房门了。

  “师父,早安,请用早饭。”我端着和我差不多大的托盘,向他行礼。

  “嗯”乐爷点了点头,语气十分平静“你还没吃吧,一起吃,我一个人吃不下。”

  看着只有一碗粥,三个小菜的早食,我咽了咽吐沫“还是师父先用吧,徒儿不饿。”

  话说的硬气,打脸也格外的快,肚子不合时宜的“咕噜噜”直叫,昨夜苦思了一夜,什么也没吃,我有些害羞的低下了头。

  乐爷笑了笑,没说什么,拿过粥碟,一样小菜夹了一点吃了起来。

  剩余的推到我面前,我看了看他,他视若无睹的专心用餐,我肚子咕噜噜的实在难受,就不管不顾的吃了起来。

  兴许是从未吃过真正的人食,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吃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