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大师 > 玄幻小说 > 魔道浮屠录 > 第十章 破风局
豹爷对自己的表演成果特别满意,撇过闭目养神的乐爷,又向佛爷戏腻的笑笑,像只斗胜了的大公鸡。

  佛爷也不搏他的面子,冲他伸出了大拇哥。

  这回豹爷的面子是齐活了,这简直就是为他天造地设的大舞台,所有的焦点都在自己身上,乐爷都得靠边站,死胖子还得给我叫好,心里说不出舒服,得劲。

  “知道,这笼子里的人犯了什么事吗?”豹爷悠闲地走到木笼的边上,抚摸着窄小的木笼。

  大家看了看木笼里的人,奴园很小,虽然在一起的时间不多,但也没有至于一个都没有认识的摇了摇,表示不知道。

  豹爷也不恼“这是斗园里的人”

  大家满脸问号,对于从未出过奴园的人来说,外面的一切都是一无所知,豹爷见怪不怪的解释了一下。

  “斗园,是咱们六个奴隶园里战斗力最高的院子,主要是负责角斗,培养武士,护院的地方。也是待遇最好的院子,主人给了他们远超于你们多倍的美食,漂亮的女人,想象不到的知识,财富,甚至是脱离奴隶的身份”听到这里,大家的表情都充满了震惊,凌乱的吵杂着,其他的已经无法想象了,听脱离奴籍,大家眼泪血红的都快要下来了,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还有脱离奴籍希望。场面越来越乱,人人不能自已。

  “但是”豹爷伸出一根手指左右的看着。

  人群当时就安静了下来,针落可闻。豹爷很满意操纵着众人的情绪,这种给人希望,又掐住对方脖子的快感对他来说太爽了。

  “但是,人就是不知道满足”说着豹爷狠狠地踹了下笼子里的人“主人,给了斗园里所有奴园人都比不上的待遇和自由。还是有人不满足,带上来”

  豹爷身后两个护院,快步的抬上一个木盒,木盒不是很大,上面蒙了一块黑布。

  豹爷也不啰嗦,盒子抬到面前刚放下,就信手扯下黑布。

  “嚯”全场的人无不倒吸一口冷气。

  木盒里是个男人,蓄发皆无,双目被挖空,血淋淋的只剩下两个血洞还在冒着血,鼻子也被割掉了,耳朵少了一只,他脸上的皮肤都被刀割的一条条伤疤外露,上面还有些许的盐粒,嘴巴“啊,啊,,,啊”的喊着,不用想也知道是被拔掉了。

  三年来,即使是见过各种被虐待的场面的我,也吓得后退了一步,差点从台子上掉了下去,这是“人彘”啊,我倒吸一口冷气。

  几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幼童,也被吓哭了出来。身旁的大人,嘚瑟的用手捂住孩子的嘴生怕被大人触怒。

  看着台下被吓傻的众人,豹爷若无其事的继续说道“兴许是日子过得太舒服了,让他们忘了一切都是谁赐予得了”

  豹爷指着木盒里的人“他叫破风,是斗园里第二代战士,也是整个斗园最好的武士,他用自己的努力,为自己赢得过,你们这辈子都没见过的财富和荣誉。你们就是到死也比不过他的一根手指头”

  豹爷的情绪越来越急激动,好像他才是自己嘴里那个英勇无敌的战士一样“可惜啊”

  豹爷收回自己的手指,痛苦的闭上眼睛,叹了口气。随后凌厉的睁开,目光如刀一般盯着下面的人群“人那就是不清楚,自己的身份,他以为他的一切,都是谁给的。”

  豹爷一脚踹倒装着破风的木盒,破风脸部朝着地面砸去,血“啪”的四溅出来,吓的台下的人纷纷都后退几步。

  “人可以不知足,但是一定不能忘了自己的身份”豹爷怒目圆瞪,呲着花牙,像极了择人而噬的猛兽“念”。

  乐爷身后走来一个身穿黑色棉衣的小斯,不足十岁,眼神空洞,拿着一卷兽皮,面无表情的道“破风为奴,二十有余,军功战赫,剔除奴籍,赐名嘉许,百业代兴,然私通故隶,结交党羽,图谋主上,罪可谋逆。杀之不甘,灭其族,破风做彘,留其耳,听其事,巡奴院,言正身,明至理,以儆效尤,留其命,另建天狼营,永曾”

  小斯宣告后,步伐稳健缓慢的,一步步靠后走去。

  台下的众人一脸困惑,豹爷也有点懵,他其实也就知道点小道消息,本想出出风头,但是告文里的字太多了,听都听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他一个大老粗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上哪知道去。这要是瞎编,出错惹笑话是小,这可是永曾君的手谕啊,是要掉脑袋的。

  嗨,真该提前问问,豹爷有点后悔事前准备工作没做好,但是这个脸他是打死不会丢的。既然丢不下面子,那就祸水江东。反正又不是规定一定要我说,看着佛爷在哪乐呵呵的坐着,越看越气不打一处来。

  豹爷缓步的走到佛爷跟前,笑眯眯的悄声说道“佛爷,这次是院长吩咐给咱们三人的活,也不能让我一直说,您在那看热闹啊,咋说您也得露个脸是不”随后也不管佛爷的态度,转身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学着乐爷的样子闭目养神起来。

  佛爷多鬼啊,能不知道这是他不识字,下不来台得那点小心思。虽然自己也没读过书,但是还好自己留了个心眼,提前知道了告文的内容。

  不然还真又让他给坑了,在心里默默的又给记了豹爷一笔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