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大师 > 玄幻小说 > 魔道浮屠录 > 第九章 何为奴
回到奴园,一切恍如隔世,刚刚经历的一切,好像做梦一样。生活依旧劳碌,艰苦。也不因某一个人的离开,回归而增添别的色彩。

  你其实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重要,在乎你的人永远只有那么几个,至于监工想起你的时候,还是不要的好,我跟着怒杀回到阿姑的住处,怒杀瘫倒在地,今天的战斗让怒杀筋疲力尽,坚持到这里已经很不容易了,现在天还没黑,阿姑外出放羊还没有回来。

  我也检讨了下自己,以后看来还是不要乱跑的好,外面未知的一切太多,不是每次都有那么好的运气,在我成长起来之前,都先放一放再说吧。

  查看了下怒杀的伤势,并没有我想像的那么严重,但是依旧让我心疼。我有些愧疚,在阿姑的屋子里翻腾起来,阿姑因为经常放羊,有时候会接触一些草药,算是我们这个园子里唯一的大夫,大家被监工打伤的时候也都来阿姑这里疗伤,阿姑的药不是很多,别的病也治不了只有一种草药经常被用到,外形独特,很好认。

  每次阿姑都是用它嚼碎了敷在伤口上,治疗效果不错,不然园子里的人又要死在这里不少。我拿出一些草,放在嘴里“嗯,真苦啊”我咧着嘴,这草药的味道不止苦,还特别的腥,刚放进嘴里就比我吃的糊糊还要难咽,我以为自己已经很能吃苦了,现在想想真是一山还有一山高啊,想想阿姑每次都面无表情的咀嚼,真看不出来这小小的草药,味道这么厉害。

  怒杀有些松懈的睡着了,刚才那么高强度的遭遇,受创的何止是身上的这点伤,精神也同样紧绷着回来的,它一定累坏了,看着伤口并无大碍,我的心里好受了一点。毕竟都是因为自己的任性,让它受伤。好在不是不可弥补。

  我用水清洗好它身上的伤口,闭着眼睛痛苦的把草药嚼碎敷在身上,它沉睡的脸有点微微的变形,一定很疼吧,我尽量轻一点,折腾了半天才收拾好它身上的伤势。也累的瘫倒在了一起。刚想迷迷糊糊的睡上一觉。刺耳的铜铃声“铛铛铛”的响起。

  奴园的铜铃,只有大事需要宣布的时候才会响,铜铃响起时,所有的人必须放下一切到铜铃楼汇合,这就是有要事要宣布了,上一次响,还是因为提前召集五岁的孩子进焦花园。这次是因为什么呢?我暴露了?不可能啊,就算我暴露了,最多也是豹爷派几个护院把我抓走而已,也用不着敲响铜铃啊。

  我有些疑虑的站起来,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往铜铃楼方向走去,尽管我还小,不需要点名,但是我很好奇,这次集合需要宣布的事情。有时候这些事情或许可以有点小惊喜也说不定。反正生活是不会再差了。

  我是第一个赶到铜陵楼的,豹爷,乐爷,佛爷难得的聚在一起,今天不乐观啊,豹爷笑眯眯坐在椅子上冲我招呼道“狼崽子,过来”

  我能吃獒乳的事在奴园也算是个不大不小的新闻,特别是他们这几个还想得到獒仔的老大,很可惜獒仔全都被怒杀咬死了,但是能得到个听话的人仔也不错,豹爷就是特别享受这种虚荣的人。

  我颠颠的跑过去,给豹爷按摩肩膀,乐爷闭目养神,除了工作,他从不关心别的事情,佛爷笑呵呵的瞅着我,我有些发怵的躲在豹爷身后不敢抬头,他有些逗趣的说道“阿豹啊,我这几天有脚点不舒服,你让这个小狼崽子给我捏捏被”

  “嘿,佛爷,你可拉倒吧,他哪小嘎子力气能伺候明白您么”豹爷摇了摇头

  “来人啊,那个谁啊,你去给佛爷捏脚,伺候不明白,就等着挨收拾吧”豹爷指着身后的一个约有十来岁的女童,女童发颤的走向佛爷,跪在他的面前,为佛爷脱去鞋袜按摩了起来,从她颤抖的手上来看,她吓得不轻,眼睛都红了,知道佛爷是笑面虎,就怕他一个不高兴,第二天早上就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佛爷看着眼前的丫头片子笑呵呵的说“看来豹爷不肯割爱啊,侍女都让出来了,咋地,换了口味不是”

  “呵呵,佛爷你也不用呛我,我这人就这样,喜新厌旧习惯了,不像你啊喜欢穿别人用过的,,,破鞋,哈哈”豹爷旁若无人的大笑,一点也不给佛爷面子。

  佛爷本来笑嘻嘻的脸逐渐阴沉起来,一脚把侍女踹到在地,指着豹爷就要破口大骂,瞥眼乐爷在哪气定神闲的坐着。周围人越聚越多,知道不是斗气的时候,也是忍得住,把头偏向一旁。仍旧笑眯眯的坐着,指不定日后又要使什么坏呢。

  豹爷笑嘻嘻的扳回一局,心情更是大好。扔给我一根香蕉,我感恩戴德的接过放到怀里,更卖力的按着。豹爷有无数溜须拍马的人,最可心却只有我一个,只有我最懂他的虚荣心,也最听话,懂事。这要是送出去,回来的可就是尸体了。在说我的人,怎么能轻易被你挖走呢?豹爷是急脾气出了名的真小人,做人做事从来都是有话直说,佛爷却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伪君子,平时笑眯眯的谁也不得罪,知道的人都知道他是一肚子坏水,暗地里使坏他说第二,没有人敢认第一的。他们两个互相看不上眼,一见面说不上两句就要掐架,要不是有乐爷在跟前镇着,只怕都得动起手来。

  看人聚集得差不多了,豹爷,笑嘻嘻招呼乐爷“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