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大师 > 玄幻小说 > 魔道浮屠录 > 第七章 与狼共舞
在这里三年来,从未有过大雪,根据酷热潮湿的环境,我猜测应该属于是南方,因为不能离奴园太远,我也不是很清楚到底在南方的那里,什么时代,不过从管事和乐爷的穿着来看,应该是古代。

  很像电视剧里三国时期的人物,宽袖长衫,腰锦束,顶冠言字,话重行。如果电视剧取材没有错的话。

  不过,我也没有太过在意这个,身处乱世也好,太平盛世也罢,都不会耽误我卑微的出身。

  我向来不喜投机,让我把性命寄予他人的事,我也做不到。步步为营才是稳中求胜得上上之策。

  所以当下最紧要的事还是强大自己。留给自己的不时间多了,再有两年就要进入焦花园。

  在奴园里相对简单的环境而言,没有太多的勾心斗角,权衡利弊,也不涉及利益。换了一个环境就很难说了,奴园的孩子们还小,不会想太多。

  但是到了哪里,人多了,事也就多了。孩子成长后,想法也会越来越多。有些事也不是你想不想就可以不做的,就算你不做,也会有人逼着你成长,这就是大人们的乐趣。

  如果在涉及一些利益,就不是此时的安逸了,人人头上都悬着一把剔骨刀,它不会给你一个痛快,却无时无刻的不在折磨你,摧残你的意志和人性。

  这把刀的名字叫做江湖。而我的江湖就是处于园内人海,没有快意恩仇。

  这天我一如往常的陪着阿姑在河边放羊。阿姑总是很喜欢这里,相对安静,没有人打扰,风过湖面,扬起层层涟漪。阿姑会很放松,用她不多的词汇量就是满足。

  我知道那种感觉叫自由,哪怕是相对的,也是诺大的幸福,我们在一起时间很多,我却从不跟阿姑说太多的话,多数的时候都是我在套她的话,像她撒娇。

  阿姑不笨,也不傻,进入过内院全身而退的人,至少不会被你一个宅男转世的人三言两语的骗到。她见过太多的阴暗,小心,谨慎是我们活着的必备技能。

  阿姑没有孩子,也没有男人。这在奴园是不可想象的,奴隶到了一定的年纪不管愿不愿意都会被强行配对,留下羁绊的种子,培养更加忠诚的奴仆。

  如果我不是阿姑,看着长大的。她也不会对我透露太多。

  阿姑无事的时候就这么的陪我坐在河边,忙时洗洗衣物,偶尔会让母獒抓两条鱼来打打牙祭,当然会分给其余几位监工一条,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阿姑很懂人情世故,不得罪任何人,也尽量不麻烦任何人。她喜欢对我循循善诱,教我如何做一个正直,活的长久的奴才。

  我总是嘻嘻哈哈的让她放心,阿姑待我如母,我亦不会负她,让她难做。

  母獒是我的乳娘,主人叫它“怒杀”,阿姑习惯性的叫它“莎莎”。

  怒杀,血统高贵,纯正。身材魁梧,直立起来有一人多高。主人初时十分喜欢带它游猎,后来因为公务太忙,就把它冷落在了奴园。

  由专人伺候,随后就把渐渐的就它忘了,成了奴园的牧羊犬,待遇下降不少。

  獒能搏狮,生性凶猛,监工们,都想配对出一些幼獒自己玩耍,威风威风。连乐爷也十分的心动。看来无论身处那个时代,配獒游猎都是一个非常有面子的事。

  但是过程并不顺利,先前叫来配对的名犬,无一不是死在了,它的爪下。

  “豹爷”气的狂飙脏话,就想拿鞭子抽它。被它怒吼一声,飞扑一下,差点咬断了脖子,豹爷后怕的下体汁液横流。再也没敢靠近过它。

  杀是不能杀的,主人万一想起来,怪罪。自己的小命可没有这头敖犬金贵。也不值当。但是这个仇是不能不报的,宁得罪君子莫得罪小人,豹爷从来都不记仇,有仇当场就报了。

  叫来了十多个膀大腰圆护院,用套杆,狠狠地勒住怒杀的脖子和四只。就这样差点还没拴住它,差点让它暴起伤人。

  待怒杀筋疲力尽以后,绑死在木桩上,关到都是公犬的笼子里,待确定怒杀怀仔以后,才放了出来。手法之凶残,让人不寒而栗。

  不过自那以后,豹爷再也没靠近过怒杀百米以内,随行的护卫也增加到了六人。

  怒杀,咬死幼崽的时候,也是我刚出生的前一天。些许这就是命中注定的缘分。

  怒杀,脾气不好,除了阿姑,没人敢靠近它,平时都是阿姑照顾它。但也不时会被抓伤。

  只有我,是特别的。从小吸取它的母乳长大,黏在它的身边,它也从未伤我分毫。夜冷时,我就靠在它的身上取暖,白天它就载着我在草厂上任意奔驰,没人敢触它的眉头。

  有一次,怒杀带着我跑的远了一些,看着逐渐远去的园子,消失在视野里,眼前是一望无际广阔的天空。身边没有任何人限制你的自由,奴役你的人生。

  我该继续走下去,不能回头。我告诉自己。我自由了,三年来这一刻我前所未有的放松,我高兴的大吼大叫,赤脚奔跑在苍茫的大地上,直至筋疲力尽。

  激情释放后,我跪在原地,眼泪止不住的流出。眼前闪过那么熟悉亲切和蔼的面孔。

  内心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