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大师 > 玄幻小说 > 魔道浮屠录 > 第六章 天行健
三年来,我每天都锻炼自己的筋骨,期望能更强壮一些。至少也是个生存的资本,为来之不易的机会做个准备。

  在这个资源匮乏的奴院里,我接触不到任何外来的事物,最多不过可以借着阿姑的光,随着羊群走到河边而已,河水很清澈。

  里面有不少游鱼,却禁止捕捞,按阿姑的话说这里的一切都是永曾君的,没有他的允许,就是犯罪。

  犯罪的惩罚轻则断指,重则炮烙,车裂,家人连带。检举的人还可以得到丰富的食物作为奖励。

  苛刻的制度,让人成为被奴役的羔羊,磨掉了棱角,任人宰割。那怕你不怕死,也总有家人羁绊着你的一切。

  我不得不小心翼翼的活着,逆来顺受的忍受着大人们不时的恶意,好在大人们,还不至于无聊到和一个不足五岁的娃娃计较,只要我不过分,他们还不至于对我皮鞭相像。

  我稚嫩的童颜,也是最好的伪装,总会强忍着恶心冲他们微笑,讨好他们,看着他们抽烟的时候自觉的递个火折子,天热的时候,再旁扇扇子,给冒着恶臭的大人们松弛筋骨,捶背按摩。

  哪怕他们气息不顺的时候给了我几鞭子,也没哭过,总是特别识时务的变换各种应景的表情讨他们欢心。

  慢慢的我成了这个奴院里最受欢迎的孩子,五百户奴隶里我也算是最出类拔萃得了,不时得到大人们吃剩的骨肉作为奖励。

  父亲也借着我的光不用去挖矿,换了个守夜的滋润活计,不用那么辛劳。娘也因为我喜人的表现,被大人们夸赞教育的好孩子,调配到伙房帮厨,不忙时看待下和我同龄的孩子。

  生活或许一下子,进入了正轨,没有那么艰难了,对别人来说诺大的幸福,对我来说我是付出了什么?

  有时候我们不得不违心的活着,带着自己都不喜欢的面具,只是面具带的久了,就忘了自己的模样。

  而当你以为一切都会变好的时候,生活从来都不会尽如人意。

  我们这个奴园,有五百户左右人家,有一位最大的护院长,常年不在院内,三年来见面次数屈指可数,没有任何机会可以接触,其余的是位管事,主管我们的矿物,田产。对这些以外的事情都漠不关心。十分冷漠,不苟言笑,我时常投机取巧的刻意接近他,主动端茶递水,他也没有过任何表示。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块冰看来不是短时间内能融的化的。不着急,只要对我有个好印象就可以了。

  奴园内监工倒是不少,只有三人,我们的一切都由他们的喜好决定。我接触最多的也是他们,胖胖的那个主管杂物,人送外号“佛爷”,是我们这里脾气最好的,从不打骂奴隶,对谁都笑呵呵的。但是那身边的奴才总换,没有一个人超过三个月的,然后就人间蒸发了。生死不知,也没人会傻到去问。

  我曾想刺杀的监工,大家都叫他“豹爷”人如其名暴躁易怒,身材高瘦,面无二两肉,经常殴打奴役,为人十分刻薄,善变,反复无常。虽然我已经摸清他的脾气喜好,但不时的还会受几鞭子是避免不了的。

  最后一个监工,是庶民出身,自幼卖身为奴,对我们态度不好不坏,有些许良知,只要我们的本职工作不出意外,不闹事,从不刁难我们。

  但是佛爷和豹爷都非常的尊敬他,每次见面都乐呵呵的打招呼叫声“乐爷”。

  听阿姑说“乐爷”以前是二等侍卫,在内院的时候见过几面,有次永曾君外出遇伏,乐爷挺身挡了一箭,射中右臂,从此再也抬不起重物,永曾君念其有功给了他这个闲职。

  虽说监工们也是奴才,但奴隶和奴才是不同的。奴才只是人身依附,虽然也隶属于主人,但主人会视之为工具之外,还加了宠物的成分,是对狗的偏爱那种。除了心情不好踹几脚之外,还会偶尔轻轻地抚摸几下狗眼巴巴的狗头。

  而我们就是狗都不如的那种,任他们欺负,压榨,**。可能这就是人性吧,或者这样做让他们可以得到些许的优越感,维护从他们主子那得之不易的虚荣。

  受了气总得找不如自己的人发泄一下。证明自己存在的意义,毕竟狗也是要有尊严的,容不得别人侵犯。

  三位监工中,我接触最多是“豹爷”和“乐爷”,一个是时常在你身边晃悠,一个是我主动贴上去的。

  虽然乐爷人还不错,但是并不会太接近我,也不管任何自己职务以外的事。看得出他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这种人,会是一个好兵,但却不是我要的。

  相反和我有仇的“豹爷”,我们相处的却十分愉快,这种据说是靠走后门而某得职务的监工,性格虽然起伏不定,暴躁易怒,但是只要伺候的好了,相反还是很容易相处的,因为太过情绪化的人没有心机,一切都写在了他那刻薄的脸上。只要顺着他,还是很容易得到一些便利的东西。说白了就是极度虚荣,渴望得到别人的认可。

  每次见到他,我都会用很崇拜的眼光去,看他,而不是害怕,恐惧,我努力把自己塑造成他的信徒,让他享受偶像般的待遇。让他看出我的赤诚,与众不同。但是偶尔也有恩威并施,打一棍子给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