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大师 > 历史小说 > 柯学的空想物语 > 58.遗憾
这起案件的杀人手法很简单,就是将人重击而死,凶器是一根长约三十公分的棍棒。

  但警方在神社里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凶器。

  凶器当然不在任何人的身上,准确来讲,它是需要连接的特殊凶器--香火钱箱里的那一枚枚铜板。

  段野赖子之所以让步美他们用力摇晃铃铛,发出大的声响,目的就是用来掩饰拆解凶器时投进大量五元铜板发出的声音。

  也即是解开串起五元铜板的结,拿着钱串绳子另外一头倒向钱箱,在摇铃铛的声响中,完全可以瞬间完成。

  忱幸当时有注意到她的举止,虽然觉得有些异常,但当时还不知道有人被杀,也根本没往这方面去想。

  当看过案发现场,听了柯南的推测后,他才联想到了这一点。

  而段野赖子用来串起五元铜板的,就是脚上的鞋带,因此才没有办法迅速离开现场。因为有一脚的鞋子少了鞋带的话,用正常的走路方式无疑会让鞋子脱落,很不方便。

  至于鞋带上的血迹,则是在杀死被害人时溅上去的。

  “你为什么想要知道?”段野赖子已经平复下来,她没有想要逃走的意思,仍是站在那里。

  “你的钱包里有一张大头贴。”忱幸说道。

  “那是我跟我儿子的合照。”段野赖子说起来的时候,语气有些颤抖。

  忱幸看到她的反应,已经印证了自己的猜测,而这也是他会先过来这边的原因。

  “因为我的儿子。”段野赖子轻声道。

  她的声音轻缓,却依旧难掩恨意,而在她的讲述下,忱幸也知道了那个被杀死的黑兵卫,在去年扒走了段野赖子的钱包。这一次她放在对方尸体边的三枚涂黑的五元铜板,就是那时候被放在钱包里的。

  “被那个扒手偷走的钱包里,还放了车子的钥匙。”段野赖子低着头,哽咽道:“少了车子的钥匙,我那个有气喘的儿子被关在车里好几个小时,最后因为延误就医,就这样回天乏术了。”

  忱幸想说些什么,比如安慰的话,却又不知该怎样去安慰。

  他在认出大头贴上的女人就是眼前之人,并且洞悉了案件的经过后,想要知道对方明明是用钱包做诱饵,在知道钱包肯定会被丢弃的情况下,为什么还会将那张合照留在里面。

  彼时的忱幸已经有所猜测,却没想到事实确实如此令人悲伤。

  “我一直在网上调查那名扒手的事,然后在她可能出没的地方守着。”段野赖子说道:“如果为了拿钱打开钱包,扒手就算不情愿也会看到那张大头贴。

  我就是故意要让她看到,告诉那个扒手,被你偷走的并不是只有金钱财物,还有一个小男孩的生命,你知道吗!”

  她的声音那样难过,其下是母亲为孩子报仇的隐忍和决心,而神社门前的铃铛在晚风中微微作响,好似神明也在聆听。…

  只不过如果世上真有神明的话,祂为什么不护佑那些诚心供奉的人,反而任由罪恶在眼皮下发生呢。

  段野赖子擦了擦眼角的泪,双手伸到身前。

  忱幸摇头,“我不是警察。”

  段野赖子一怔,“那你...”

  忱幸说:“神社里应该有香烛。”

  段野赖子眼睛一下睁大,她当然听懂了他的意思,有香烛就能处理掉鞋带,就算被怀疑,没有了关键性的证据也无法定罪。

  可是,为什么要帮她?

  段野赖子不解,便问了出来。

  忱幸抬头,樱花飘散,晚霞落在枝头。

  是为什么呢?或许是在知悉了真相后,内心所生出的不忍,对一个母亲为了孩子而不惜沾上鲜血的不忍。

  十多年过去,他已经快要忘记了母亲的样子,只记得她从前是爱笑的,后来总是郁郁寡欢,再不见笑容。她也很会打扮,但自从离开族地之后便看不到了。

  她很好看,但缺点也多,即便到现在,忱幸也能说出几个。可即便如此,他仍希望对方还活着,告诉她自己的剑道修行,再能看到她笑时的样子。或者,如果有可能的话,能有一张两人的合照。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对方存在的过去,都在那个雨夜中被付之一炬,除了自己外,什么都没留下。

  ……

  段野赖子最后还是选择了自首。

  在忱幸打算离开神社的前一刻,看到她主动找上了警察,然后在柯南跟目暮警官等人惊讶的表情中,将犯案的原委清楚地讲述了出来。

  “可以问一下,你为什么会突然来自首呢?”高木涉忍不住问出了所有人的疑惑,“我是说,其实我们之前想找你过来,也只是怀疑凶手在你们三个人之中,但还没有确凿的证据。”

  面对众人的好奇,段野赖子只是摇了摇头,她微笑着看着黄昏降临,没有再说一句话。

  “奇怪。”看着她被警察带走的背影,柯南托着下巴,一脸沉思。

  “怎么了?”茱蒂问道。

  “我还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